微信分享图

0206 唐天涯 2018年作 大自在 镜心

大自在
拍品信息
LOT号 0206 作品名称 唐天涯 2018年作 大自在 镜心
作者 唐天涯 尺寸 53×193cm 创作年代 2018年作
估价 350,000-500,000 成交价 RMB 460,000

【题识】岁在戊戌秋日。天涯。
【印文】天涯居士、唐卷画印、醉墨轩
唐天涯的「大气象」
初识唐天涯,缘于一张画。那是在庚子深秋,诸多友人为我的寄荃堂公众号举办《好风相从》三周年纪念展,唐天涯以一幅小写意的《荷雀图》参展。这是一幅小品,照理说并不能反映画家的艺术全貌。但是,我却分明从这张小品中,看出了一种大气象。在为展览所写的系列赏析文章中,我专门评点了唐天涯的这幅作品——「唐天涯笔下之荷,应取自夏末秋初时节。荷叶低垂而未残,花瓣犹存而红褪。菡萏香销,莲蓬初萎,一只鸟儿立在荷杆上小憩,竟把荷杆压弯了。这是一幅有动感、有内蕴的自然小景,不是观察细腻,心与物通,怕是很难把这样的寻常景致表现得如此传神。此画题为《观花不语》,也很有趣:是说画中的鸟儿观花不语?还是画外之人观花不语?抑或是画家本人观花不语?这题外之旨只能由你自己去品味了。」
这是我对唐天涯的最初印象,其间透露出我的几点鲜明的感受:一是画家很注重写生,其画面是源自对实景的观察;二是画家不仅观察细腻,而且「心与物通」,这一点非常重要。也就是说,他的观察所得,必经心灵的熔炼和再造,方才铺展在画面之上;三是画家很注重画外之旨的提炼,这一点从他的画题即可窥见一斑。
彼时,我尚不知自己的评点画家本人是否认可,很想找个机缘,与唐天涯切磋一番。谁知,唐天涯倒先我一步,直接给我发来了微信,希望我给他即将出版的画集写一篇序言。我由此揣测,看来他对我的那几句点评还是认可的,否则,怎会以作序之事相托呢?
不过,我对此事还有些犹豫。毕竟我与唐天涯交往不多,读画较少,岂敢妄自下笔?于是,我回复他说,我本是外行,蒙大家错爱,偶尔写点论画的小文章。你那里还有什么参考资料(主要是绘画作品照片),能否寄一点给我,让我先研究一下?
随后,就收到了唐天涯发送来的一批绘画作品的照片和作画时的视频。
果然,从他各种题材的绘画中,我看出了早有预期的那种大气象—本以为他是个花鸟画家,殊不知他的山水作品更丰富,也更见其格局和胸襟。毕竟是从陕西大秦岭一带走出来的画家,身上似乎自带着那种大山大水的基因。唐天涯的山水画,大开大合,收放自如,绝少平视取景,绝大多数都是俯视山河,吞吐大荒,山岳连绵,河川纵横,具有不可端倪的豪气和激情。这是他给我留下的颇具冲击力的读画印象。他的笔墨技法得自对古典的传承,从宋元名家到清初四王四
僧,他显然都有吸纳和融合,尤其是对历代那些擅画「密体山水」的画家,若范中立、黄鹤山樵、王石谷等人,似乎更多偏嗜,笔追神摹,活化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这使他的画显得功力深厚,底气充盈。同时,他对实地写生的重视和执守,则使其山水画绝非一味摹古泥古不化,反而显得灵动而富于生机。尤其是其近年所作的山水画作,自然而然地揉进了许多岭南山水的风物和韵味,在其豪放雄强之中又平添了某些灵秀之趣。我想这与他移居深圳后,较多地接触南方山林,写生研习,有着直接的关系。
唐天涯的花鸟画,取材广泛,取景奇俏。除了文人喜欢的梅兰竹菊之外,他也擅画荷花,偶写走兽鱼虾,对农家常见的瓜果蔬菜,也不吝笔墨。他还常常以画面来营造一种可叙述的氛围,譬如画上两只可爱的小猴互相依偎,栖息于枝头挂满果子的老树上,取名为《家园》。读其画,观者在会心一笑之余,也会感受到画家对自然万物那种发自内心的珍爱之情。
人物画显然不是唐天涯的长选之项,不过,就其造型和用笔来说,可谓出手不俗。他的《品茗赏月图》,为钟进士平添了一丝文气;他的《和合二仙》则以泼墨挥洒,只在面部稍加勾勒,显得墨渖淋漓,别有情趣;而他的《又见梅花开》,以大块面的泼墨画出人物的肩背部分,面部神态则细心描写,对人物手上的干枝梅花则寥寥数笔,率性而潇洒,堪称是一幅人物佳作。
我看过唐天涯发来的几条视频,发现他常把八尺乃至更大幅面的纸张平铺在画室的地面上,自己或盘膝而坐,或躬身而写,或俯卧于地,尽情而忘我地挥洒着水墨,好似倾诉着内心的情愫,这让我立即联想到清代蒋和的那句名言:「直追出心中之画」。显然,唐天涯的画笔是有情感有温度的,他笔下的万般物象,其实不过是他抒发内心激情的载体。正如他在一则创作随笔中所说的:「绘画是视觉的,更是心灵的。视觉艺术的价值并不只是愉悦视觉,更应该能慰藉灵魂。」他的画作,恰恰是画家这种理念的艺术外化。
唐天涯正值风华正茂之年,其艺术创作的积淀和艺术表现的激情都已达致高点(绝非顶点),这是非常难得、甚至是过往不复的人生阶段,堪称是贵比黄金。我留意到他近年来多作长卷,有的长达百米。这或许是他所找到的现阶段最适宜的创作形式:山势如龙,云烟如海,峰巅联袂而来,飞瀑奔腾而下。这种气势,这种神采,这种全景式的镜像和一泻千里的震撼,都显现出唐天涯正处于解衣盘磅神完气足的创作状态。当一个画家处于这种亢奋状态之中,其作品想不精彩都难!
是为序。
侯军于北京寄荃斋中 2021 年2 月2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