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194 任重 2021年作 傲雪霜禽 镜心

傲雪霜禽
拍品信息
LOT号 0194 作品名称 任重 2021年作 傲雪霜禽 镜心
作者 任重 尺寸 66×66cm 创作年代 2021年作
估价 600,000-700,000 成交价 RMB 724,500

【题识】凛凛冰玉质,亭亭雪霜姿。共此岁寒操,不与东风期。群芳性苦殊,逸矦心自知。悠然淡相对,千载有遐思。岁辛丑夷则之望,京师墨云馆逸矦任重千里写。
【印文】千里、任重私印、澡雪、墨云
【说明】附作者与作品合影及视频。

任重先生的画作,以温故得新的风貌,崛起于中国当代画坛。 自廿世纪初期以来,画坛风云变幻,除了教育专业制度建立之外,与往昔有所不同了,其中有一值得重视的,就是画学信息取径的不同。对于古代名画的见闻,一方面得自公私博物馆的公开展示,另一方面,印刷出版品的流通,名品化身千万,直达里巷,无远弗届。近二、三十年年来,更有高清晰度的复制品,直逼真品,真赝难分,已非次真迹一等。晚唐张彦远以宰相世家子弟,看尽天下名品,无奈以不能一窥大内藏品为憾,今日已然轻而易举。学画的途径就不囿于师承面授,而是神交古今。廿世纪初,也因此舍近之学明、清,转趋古宋、元。
「趋古」,见之于史上大书画收藏家,也是第一流的书画家。简单举例,元代的赵孟頫,明代的董其昌。两位「文敏」,对拥有古书画的学习。赵孟頫说︰「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用笔纤细,傅色浓艳,便自谓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吾所作画,似乎简率,然识者知其近古,故以为佳。」以「近古」而自诩。董其昌《画禅室随笔》更直接说︰「画平远,师赵大年。重山迭嶂,师江贯道。皴法,用董源麻皮皴,及潇湘图点子皴。树用北苑、子昂二家法。石法用大李将军《秋江待渡》及郭忠恕《雪景》。李成画法,有小幅水墨,及着色青绿,俟宜宗之,集其大成,自出机轴。再四五年,文沈二君,不能独步吾吴矣。」赵孟頫以「古意」为胜,董其昌则创作方式,从画史中撷取每位大家最优秀的部分,综合融入,创造出来的一种新风,认为就可以超越沈周、文征明。这种创作的理念与方式,见之于任重的《松亭待茗》,他自题「…予以唐之韵,运宋之理;宋之理,行元之格;不落明、清辈窠臼,识者或不以为妄言。…」「不落明、清辈窠臼,识者或不以为妄言。」话中的豪气与理念,令我想起张大千,也曾出此豪语。大千对自己「大风堂」的收藏,固然自诩,而目的也说得清楚︰「挹彼菁华;助我丹青。」这就是取资古人。 本场作品《傲雪霜禽》整幅的背景,以湿墨遍染,有浓有淡,分出云影,梅竹之交接处,也是层次分明,繁而不乱。枝叶上的积雪,以掏染和渲染的技法空出积雪衬托出厚重感。一只孤禽傲立枝头不畏严寒。显出一股卓然独立的风度。整幅画作的造形与意趣,也是追踵宋画。
时流趋新,众所周知,只是刻意趋新,理念技法,为穷其变,光怪陆离,无所不用,以为形式之新,就是新。论画不论画法,而论形色的处理,成何种格调?新不在物换星移,而是化其旧,虽旧亦新,泥其新,虽新亦旧。任重的画作,其技法与画境,不趋时流,不畏宋元之难,铭心于宋元「古意」的画风,以宋元绘画为基础的「古意」,做出个人的诠释。那「六经为我注脚」而非「我为六经注脚」。又如每位演奏者,演奏大师的典范名曲,曲目尽管相同,音乐家不是抄袭名曲,而是个自发挥对名曲的诠释。看任重画,做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