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03 清早期 珊瑚红地掐丝珐琅伏羲神农榴开百子大尊

珊瑚红地掐丝珐琅伏羲神农榴开百子大尊
拍品信息
LOT号 5603 作品名称 清早期 珊瑚红地掐丝珐琅伏羲神农榴开百子大尊
作者 -- 尺寸 高146cm 创作年代 清早期
估价 3,000,000-5,000,000 成交价 RMB 3,680,000


备注:
• 法国重要私人藏家收藏
• 北京保利,2016年12月05日,编号5180

翻阅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可见,康雍干三朝在珐琅器的烧制与釉料色彩上有着突破性的进步,尤其是在色彩的丰富上,增添了数种新炼珐琅料。本件“清雍正 珊瑚红地掐丝珐琅伏羲神农榴开百子大尊”为法国重要私人藏家旧藏,其体量丰硕,撇口束颈,丰肩弧腹,底足外侈,通体施珊瑚红色珐琅釉为地,掐丝饰以榴开百子图,枝头瑞鸟环绕。瓶身的一树石榴,枝叶清新而不柔媚,石榴花繁花似火,凝红欲滴,透着浓浓的喜气。花畔的绿叶,衬托着石榴花的鲜艳,暗合古人对石榴花“万绿丛中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的赞誉。一颗颗石榴饱满圆润,坠满枝头,露出了一粒粒宝石般晶莹的石榴籽儿,借喻“榴开百子”。此中蕴含了皇家祈求子孙满堂,人丁兴旺的美好愿望。
瓶身肩部一隅有人物二,身披树叶编织而成的衣服,旁掐丝书“风姓”及“姜姓”,为伏羲与神农,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明代仇英所绘的伏羲氏《画帝王道统万年图》册,以示帝王道统之意。近足与圈足处又有人物相马图,画面取《列子•说符》中“九方皋相马”之典故,寓指在对待人、事、物的时候,要抓住本质特征,不能为表面现象所迷惑。画面周围搭配梅花鹿、鹭鸶、雀鸟,设色丰富,布局饱满。

秦穆公谓伯乐曰:“子之年长矣,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
伯乐对曰:“良马可形容筋骨相也。天下之马,若灭若没,若亡若失。若此者绝尘弭辙。臣之子,皆下才也,可告以良马,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臣有所与共担纆薪菜者,有九方皋,此其于马非臣之下也。请见之。”
穆公见之,使行求马。三月而反报曰:“已得之矣,在沙丘。”
穆公曰:“何马也?”对曰:“牝而黄。”
使人往取之,牝而骊。穆公不说,召伯乐而谓之曰:“败矣!子所使求马者,色物、牝牡尚弗能知,又何马之能知也?”
伯乐喟然太息曰:“一至于此乎!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若皋之相马,乃有贵乎马者也。”
马至,果天下之马也。
——《列子·说符》
伯乐老了,推荐九方皋相马。
于是,秦穆公派他寻找千里马。三个月以后,九方皋返回,说:“已经找到了,在沙丘那个地方。”
穆公问:“是什么样的马?”
九方皋回答说:“黄色的母马。”
穆公派人去取马,却是匹黑色的公马。穆公很不高兴,召见伯乐,对他说:“坏了!你推荐的找马的人,连马的颜色和雌雄都分不清楚,又怎么能鉴别千里马呢?”
伯乐一声长叹:“竟然达到了这种境界啊!这就是千万个我加起来也不如他的地方。像九方皋所看到的是天道的关键,得到了它的精髓而舍去了皮毛,深入了内在而忽略了它的外表,看见那些所应该关注的,不去注意那些所不该关注的,只探寻那些所应看到的,而把那些不应该看到的,全部忽视。像九方皋这样的相马方法,不是比千里马还要珍贵的吗?”
马到,果然是独步天下的神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