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01 清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胡人献宝狮钮大熏炉

铜胎掐丝珐琅胡人献宝狮钮大熏炉
拍品信息
LOT号 5601 作品名称 清乾隆 铜胎掐丝珐琅胡人献宝狮钮大熏炉
作者 -- 尺寸 长111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8,000,000-12,000,000 成交价 RMB 9,200,000


备注:
• 托马斯•弗穆尔-赫斯基思男爵(Sir Thomas Fermor-Hesketh,1881-1944)旧藏
• 香港邦瀚斯拍卖,2012年05月27日,编号0012,成交价12,980,000港币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一件罕见的铜胎掐丝珐琅胡人献宝狮钮大熏炉
杨勇
2020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出现一件大香炉,长方形,宽折沿,平底,由两个半跪姿态的番人承托。长111厘米,宽44.6厘米,通高69.6厘米。通体采用灰蓝色珐琅釉地,腹部及盖面装饰西番莲纹,盖镂空处铜鎏金,饰以双螭捧寿纹。此件香炉造型规整,掐丝粗细均匀,釉色纯正,墨绿釉近乎黑色,莲纹的洋味十足(参见图1-3),将其年代定在乾隆晚期,应比较合适。
本拍品有如下几个特点值得关注:首先看番人,以番人为足,负驮器身者,有两种形式,一种铜鎏金,另一种铜胎掐丝珐琅(参见图4、5),后者的制作成本显然要高出很多。以掐丝珐琅番人作为器足(座),康熙年间存在一定数量,公私机构皆有收藏。乾隆朝的掐丝珐琅番人造型未见于两岸故宫藏品,最有名的大概是2007年巴黎佳士得拍卖的一对番人器座,本次保利拍品的稀缺性由此可见一斑。
已知的掐丝珐琅番人有个特点,成对的二人面部装饰及神态几无区别。本拍品则不同,一位番人张口留须,另一位闭口无须,似乎暗示清宫造办处制作时,采用了不同的设计样稿。
其次,常见的掐丝珐琅炉或为圆形,或为方形,本拍品呈宽折沿的长方形,遍检故宫博物院4100余件掐丝珐琅藏品,未见近似者,可谓造型新颖,别出心裁。
第三,炉盖的釉色、釉质皆与炉身相同,盖沿与炉口的尺寸接近,当盖扣合时,不会明显晃动,暗示炉盖应属原配。由于种种原因,市场流通的器物经常面临原配盖、座早已遗失之窘境,本拍品的盖完好地存留至今,实属幸运。
第四,香炉体型硕大,铜胎厚重,达46.4公斤。体型越大,耗费铜的数量越多,烧造难度也相应增加。大型珐琅器的制作往往同国力强盛、政局稳定、经济繁荣密切相关。
此外,本拍品的釉地选择灰蓝色,同掐丝珐琅最为常见的天蓝釉地迥异。
目前已知,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V&A)收藏的一件香炉(文物编号255&A-1876)无论尺寸大小,还是纹样、配色,皆与本拍品极为接近。还须留意的是,作为盖钮的铜鎏金狮子,一件头左尾右,一件头右尾左,两两相对,狮身俱有一道横向拼接线缝,这些特质都意味着两件香炉原本属于一对。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大批中国艺术品进入欧洲,其中的中国传统掐丝珐琅器大大刺激了当地低迷已久的艺术设计灵感,也因此获得许多藏家的追捧。根据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官网公布的资料,该件番人足长方大炉早在1876年已经入藏,并推断其来自圆明园。本件拍品系英国托马斯·弗穆尔-赫斯基思男爵(1881-1944)旧藏,成对的两件大香炉很可能在到达英国之前就已经分属不同人所有。
此二件香炉同乾隆朝典型的掐丝珐琅存在一定差异,与珐琅彩瓷器近似的西番莲纹样给观者带来浓厚的西洋气息。它们究竟陈设在什么样的宫殿?众所周知,乾隆皇帝在御用器的设计上,一方面沿袭康熙、雍正风格,同时也大胆吸收、借鉴西洋元素。根据笔者研究,圆明园的水法殿(谐奇趣)在乾隆授意下,存放了各式各样的西洋风格器物。例如:
乾隆十八年,将做得仿西洋玻璃番花三座、玻璃灯九座、玻璃缸八件、玻璃花浇二件俱随紫檀木座,持赴水法殿呈进讫。(《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18册,页849)
乾隆二十年,交西洋铜人大小五十件、西洋珐琅人四件、珐琅片二件等,传旨,将西洋铜人、珐琅人、珐琅片俱各配一面玻璃匣盛装,交水法殿。(《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21册,页84)
乾隆三十五年传旨,水法殿十一间楼南楼下照北楼下现挂挂屏一样,成做西洋油画挂屏二对,其画交如意馆画,先起稿呈览。钦此。(《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33册,页328)
乾隆三十六年交西洋式花十支,传旨,着查一面玻璃紫檀木匣四件改做盛装,得时摆水法殿。钦此。(《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34册,页633)
如果两件掐丝珐琅番人足长方大炉确属圆明园旧藏,我们推断其应陈设于水法殿(谐奇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