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54 雍正帝 楷书“建牙伟略” 镜心

楷书“建牙伟略”
拍品信息
LOT号 2054 作品名称 雍正帝 楷书“建牙伟略” 镜心
作者 雍正帝 尺寸 71×247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2,000,000-15,000,000 成交价 RMB 16,675,000
著录:
1.黑泽礼吉《历代皇帝皇后亲王书画目录》,第134页,上海别发公司,1919年。
2.《东方博物》第二十二辑,第104页,浙江省博物馆,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年。
出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选集(四)》,第36页,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
题识:建牙伟略
钤印:雍正御笔之宝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四),保利艺术博物馆,2011年10月。

说明:有邻馆旧藏。此作制成匾额一直悬挂于日本有邻馆。

匾额是中国古代建筑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堪称古代建筑的眼睛。它将中国文化中的文辞、书法、印章、建筑等艺术融为一体,是中华民族独有的文化现象,相传是缘于中原河洛文化的发展。历来修谱悬匾,一来标明自己宗族渊源;二是不数典忘祖,敬仰祖上功德,以继其鸿志;三则发愿慕追先祖之德望,以延其家风。故凡家族,大姓求其宏阔,小姓亦不忘其本。所以旧时起宅置院,悬匾是极为讲究之大事。
而匾额书法,又是匾额文化的核心要素。关于匾额书法的审美趣向,元代昭文馆大学士李溥光曾做过精准论述:
大抵大字如王者之尊,冠冕俨然,有威严端厚之福相,倘犯粗俗飄欹之态者,即小人颠沛之状,岂足观哉?
历代以来,匾额书法皆以笔画沉实粗壮,结字齐整紧密,整体气势宏大为审美追求。清代帝王的匾额书法,这种端严厚重、盛大雍容的富贵之相尤甚,其中以康熙、雍正、乾隆三帝最具代表。
雍正帝一生书匾无数,据雍正四年二月实录记载,他曾为在京各衙署赐匾:
頒賜在京各衙門御書扁額。宗人府曰敦崇孝弟;内務府曰職思總理;吏部曰公正持衡;戸部曰九式經邦;禮部曰寅清贊化;兵部曰整肅中樞;刑部曰明刑弼教;工部曰敬飭百工;鑾儀衞曰恪恭輿衞;通政司曰愼司㗋舌;大理寺曰執法持平;理藩院曰宣化遐方;提督九門歩軍統領衙門曰風清輦轂;太常寺曰祗肅明禋;太僕寺曰勤字天育;光祿寺曰敬愼有節;國子監曰文行忠信;鴻臚寺曰肅贊朝儀;欽天監曰奉時敬授;順天府曰肅清畿甸;倉塲總督衙門曰愼儲九穀。
除这些能明确所赐人或地点以及内容的匾额外,还有一些是实录中未记载赐何人何地或所书内容的。如雍正四年四月,白鹿书院修葺一新,实录中仅记录了赐匾,但未记匾额内容。有些也不能确定赏赐何人,雍正十年五月,山东旱灾,为了能让百姓有种子可用,便发动耆老义民捐谷,并按捐谷的多寡或给匾额或给顶带。他的御书匾额,因为题材的特殊性,多为楷书,虽为颜字,但却有董书之韵致,使匾额更显庄重肃穆。如曲阜孔庙孔府孔庙“生民未有”匾额、故宫养心殿“中正仁和”匾等等。
此幅雍正帝御笔匾额“建牙伟略”,尺幅巨大,壮观之极。“建牙”,封演《封氏闻见记》卷五记有:“故军前大旗谓之牙旗,出师则有建牙(祭旗)之事。”古时大将出征建立军旗,谓之“建牙”,武将出征亦谓之“建牙”。“建牙伟略”乃赞扬武功之伟,计谋之深。从内容推测,该匾应是赐给京外军事要地。
从书法上看,该作结字长方,方中见圆,字势向外开张。用笔浑厚强劲,中锋笔法,肉丰骨强,收笔处略带锋芒,整个作品尽显平正庄严。雍正帝对于书匾有着严谨的态度,对于书法有着充分的自信。这在关于康熙景陵匾额书写的上谕中,可以明确的看到:
雍正元年八月初十日,.........乃召九卿及南书房翰林至乾清宫,上谕曰:景陵碑匾事关重大,诚亲王、淳亲王素工书法,朕已令其恭写,翰林中善书者亦令其恭写。朕早蒙皇考庭训,每仿学御书,尝荷嘉奖。今陵寝碑匾,朕亦敬谨书写,非欲自耀己长,但以大礼所在,不亲写于心不安尔。
“尝荷嘉奖”“非欲自耀己长”可以看出,雍正帝的书法不但经常得到康熙的嘉奖,自己也是非常满意的,并引为“己长”。雍正帝擅书法,他的书法遒美潇洒,形态多变,受时风董其昌的影响较大,然而他不是对董书亦步亦趋,在行书中又融合了颜真卿、赵孟頫等诸家笔意。清人蒋良骐在其《东华录》中有云:”幼耽书史,书法逑雄,妙兼众体“。在雍正御制诗文中也提到他在做皇子时:
朕朝夕侍(康熙)左右,瞻仰天章,时蒙圣训,故留心书法最久,所见历代法帖亦最多。
乾隆在御制文中对父亲雍正书法有非常高的评价:
夙承皇祖圣祖仁皇帝指授,神运天随,涉笔惟肖。居潜邸时常以图史翰墨自娱,雅好临池,陶镕晋唐宋元以来名家墨妙,历年所积,充牣琅函,迨继登宸极,日理万机,手自裁答章奏,训迪臣民多至数千言,少或一二字,研硃洒翰,运腕若神,累牍连章,未尝有一懈笔。至于名山祠宇,巨榜丰碑,耆旧臣僚,柱联堂额,宠颁殊赐,照耀寰区。而屏素箑头,长笺横卷,题新篇、摹古迹者复数十百种。
匾额中上方钤有“雍正御笔之宝”大印一枚。检索资料发现《古代书画图目》编号为京12-268的《胤禛行书喜雨诗卷》,所钤大印于此方印为同一方,两相对比,严丝合缝。
《历代皇帝皇后亲王书画目录》第一百三十四页“雍正御书”中有“建牙伟略(大字)”,又记有“横额绫本,长八尺二寸五,阔二尺四寸七”,都与本匾额相符,可见流传有绪。
另外,日本有邻馆入口处悬有红木金匾“建牙伟略”,即是根据这幅手迹制成,现仍悬挂彼馆入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