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46 孙奇逢 行书《赠玉霁道兄闻捷归省序》 手卷

行书《赠玉霁道兄闻捷归省序》
拍品信息
LOT号 2046 作品名称 孙奇逢 行书《赠玉霁道兄闻捷归省序》 手卷
作者 孙奇逢 尺寸 书法29×204cm;题跋29×48cm 创作年代 --
估价 2,000,000-3,000,000 成交价 RMB 2,530,000
著录:金毓绂辑、李放著《辽海丛书·第5集·皇清书史》卷九,第145页,1933-1936年。
题识:赠玉霁道兄闻捷归省序。《中庸》一书,传道之言也,终篇惓惓于君子小人闇然的然之辨。闇的之所以判君子小人者,总在真伪之分耳。的然之声名显赫,较闇然而光熖倍著,人莫囗望而震竦。然自道眼视之,则伪也。所谓饰外而媚世者也。孔子志从先进,取宁固宁俭而痛除夫浮靡侈泰之习,其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盖忠信正闇然之基,如五味之淡,五色之白。淡者味之本也,白者色之本也。恶文之著而思反其本,吾独有得于玉霁氏。玉霁,山右名家,兄玉笋公,督理卫河。玉霁过视其母兄,余一见而心钦。其为敦本力行之士,遂因其兄之好而定交焉。所行所言总不离乎事亲从兄之旨,于世间一切声华巧丽若染若雠,谬于迂腐,若偏好且偏信。凡于余所言,辄录而存之,余亦不知何以得公之契慕至此也。辛卯登贤书,明年第进士,闻捷之日适在上谷道中,不赴廷试,急过苏门,意惓惓以得伸菽水,殚力问学,徐图入官未晚也。其事亲从兄之念愈益真切,而吾斯未信,更见其大其识量品格,岂得于风尘中求之耶。余思古人入官原自郑重,四十曰强而仕。盖于五伦无不经疑似之见,开之未信,较果达艺,以一长自见者,其规模迥别。今之未入官者,谁能于斯抱未信之念哉。玉霁敦本力行,只此朴诚一念,治事治民,奚不可者,自谓能信便是不能自视,不能便可以信家国信天下,学术事功总于不自满。假始公今日自歉于学,刻刻以事母从兄为事,余谓事母从兄正为学之事也。舜之孝,武周之孝,参之孝,元之孝,岂可以一律论。而义精仁熟,非学孰能窥其精微,而破其形迹,仁义知礼乐之实,总归于孝弟,则孝弟之外,又岂有余蕴哉。为忠臣、为义士、为信友,总成其为孝子悌弟而已矣。子曰忠信如丘,不如丘之好学。明学所以全忠信,而忠信之外无学。所云闇然者,其忠信之义乎。存此为有恒为善人,充此为君子为圣人,的然与此正相反。公家学渊源世有,今闻敬涵先生懿德未彰,玉笋公名世在望,其闇然之章溢于笃实,醇朴之余者当更远且大耳。千里论交,懽称莫逆,既不以余为迂,故乐以腐言进。绍开孙君与玉笋公有同寅之雅,为卷集诸同人赋诗,致贺芜辞囗书之以侑诸称觞者。时顺治壬辰首夏朔日,通家弟容城孙奇逢启泰甫题于苏门之留云舍。
钤印:孝友堂
题跋:
1.夏峰先生以胜国遗黎,屡征不起,晚岁移家共城,躬耕讲学。此卷盖居百泉时所作,文字朴茂笃老而神明不衰,相对肃然,其感人深矣。丁酉(1897年)九秋盛昱敬记。钤印:伯羲
2.夏峰先生理学名儒,道光中从祀孔庙,所书流传甚少。此卷诚如吉光片羽,弥足珍贵。首尾稍有剥落,然固无碍于大体也。伯羲祭酒旧藏,丙寅(1866年)长夏得于厂肆。濩叟记于居易堂。钤印:耆龄之印
说明:
1.盛昱(1850-1900),满洲镶白旗人,清宗室。历官编修,侍讲,侍读,国子监祭酒,满族学者。诗文、金石均负时名。
2.耆龄,字寿民,一字长寿,号思巽,满洲正红旗人,晚清藏书家。清内阁学士、总管内务府大臣。辛亥后曾奉溥仪之命,和陈宝琛、宝熙、袁励准等人整理宫廷中收藏的古书和字画。有藏书楼为“温雪斋”“惜阴堂”,藏品丰富,后所藏精本均被上海藏书家袁克文购去。

孙奇逢(1584-1675)明末清初理学大家。字启泰,号钟元,晚年讲学于辉县夏峰村二十余年,从者甚众,世称夏峰先生。顺治元年明朝灭亡后,清廷屡召不仕,人称孙征君。与李颙、黄宗羲齐名,合称明末清初三大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