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山红叶女郎樵

2807 丰子恺 满山红叶女郎樵 立轴

作  者: 丰子恺

尺  寸:32×24cm

创作年代:

估  价: 120,000-150,000

成 交 价: RMB 138,000

【著录】《人间情味—丰子恺作品集》,保利艺术博物馆,2019年。
【题识】满山红叶女郎樵。汉骏贤台雅属,子恺画。
【印文】丰子恺
【诗堂】丰子幽栖地,缘缘漫故堂。慈悲庽图画,嘲唾即文章。浩劫亏身免,平生世岂忘。一僧炎海钵,远为助流芳。潘受。印文:潘受长寿
【展览】「人间情味:丰子恺艺术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9年5月8日-12日。
【说明】
1.Lot2807-2810为同一藏家提供。
2.潘受(1911-1999)著名诗人、书法家,早年曾任陈嘉庚的私人秘书,对于书法尤为精专。原名潘国渠,福建南安人。1930年南渡新加坡后,曾任报社编辑、中学校长等职;1953年参与筹办南洋大学,后出任该大学秘书长。潘受在新加坡和东南亚享有很高声誉,他毕生致力于弘扬中华文化,与中国文化界有密切的联系。其书法及古体诗造诣极高。1995年,被新加坡政府宣布为「国宝」。
这幅《满山红叶女郎樵》,即是丰子恺以古典诗意的构图来描绘生活化题材的典范佳作。题款的「满山红叶女郎樵」,出自近代诗人苏曼殊的《过莆田》一诗,全诗为:「柳荫深处马蹄骄,无际银沙逐退潮。茅店冰旗知市近,满山红叶女郎樵。」丰子恺取最后一句诗意,大量留白的画面漫天翩飞的点点红叶更为鲜明突出,寥寥数笔就勾勒暮秋时红叶满深林的景象,片片红叶仿佛自在燃烧一般,又如同晚霞,原本在中国传统中意味着「萧索」的秋季在丰子恺的笔下却显得蓬勃旺盛,极富生命力。画面中,女郎手持扫帚正在仔细地清扫落叶,身边的竹篓里已经堆满了红叶。丰子恺的构图无疑是简洁的,却能够引起无限的画外联想——她是想要收集落叶作为柴薪吗?还是仅仅希望将这满山的秋意收入竹篓中?别样的诗意便由此而生。这幅《满山红叶女郎樵》正是丰子恺「绘画与文学握手」的代表作品之一,生活在丰子恺画笔下,显得如此富有诗意,这或许正是我们欣赏、追崇丰子恺漫画的重要原因。

此专题藏家因工作原因,多有机会得以直接与艺术家联系,也出重金购买画作,弘一《行书<华严经>》集句》、李可染《暮韵图》均为两位大师之精品;藏家别具匠心的是,将其珍藏之丰子恺齐《满山红叶女郎樵》白石《水族》作品邀新加坡「国宝」潘受题跋,诗画合璧,别有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