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蚕图

2801 丰子恺 饲蚕图 镜心

作  者: 丰子恺

尺  寸:35×27cm

创作年代:

估  价: 200,000-300,000

成 交 价: RMB 437,000

【著录】
1.《丰子恺书画集》第14页,新加坡,1976年。
2.《人间情味—丰子恺作品集》,保利艺术博物馆,2019年。
【题识】
1.子规啼彻四更时,起视蚕稠怕叶稀。不信楼头杨柳月,玉人歌舞未曾归。子恺画。印文:丰子恺
2.颖南先生雅正。印文:子恺漫画
【展览】「人间情味:丰子恺艺术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9年5月8日-12日。
【说明】
1.Lot2801-2806为同一藏家提供,作品直接得自上款人家属。
2.周颖南(1929-2014)青年时代投身实业,历经多年奋斗,成为东南亚首屈一指的华人实业家。在从商之余,周先生更热衷文学创作及艺术鉴赏,曾在雅加达创办华文《火炬报》,并担任特约记者,1965年,亚非会议十周年纪念期间,经陈毅元帅夫人张茜之介,采访周恩来总理,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特写《沐浴在战斗友谊的海洋里—写在周恩来总理的告别宴会上》,博得了「南洋一支笔」之誉。

在周颖南1973年6月2日给丰子恺的信中写到
子恺先生:
拜读客月九日、十五日惠书,承赠春景辞两幅,饲蚕图一幅,我高兴极了。真是诗情画意,书词并妙,独步一时,我拱如至宝,心感不宣」,信中所提正是专题中的《饲蚕图》、《行书自作诗》和《行书宋祁诗》。
我回忆儿时,有三件不能忘却的事。第一件是养蚕。
那是我五六岁时,我祖母在日的事。我祖母是一个豪爽而善于享乐的人。不但良辰佳节不肯轻轻放过。就是养蚕,也每年大规模地举行。其实,我长大后才晓得,祖母的养蚕并非专为图利,叶贵的年头常要蚀本,然而她喜欢这暮春的点缀,故每年大规模地举行。我所喜欢的,最初是蚕落地铺。那时我们的三开间的厅上,地上统是蚕,架着经纬的跳板,以便通行及饲叶。蒋五伯挑了担到地里去采叶,我与诸姊跟了去,去吃桑葚。蚕落地铺的时候,桑葚已很紫而甜了,比杨梅好吃得多。我们吃饱之后,又用一张大叶做一只碗,采了一碗桑葚,跟了蒋五伯回来。蒋五伯饲蚕,我就以走跳板为戏乐,常常失足翻落地铺里,压死许多蚕宝宝,祖母忙喊蒋五伯抱我起来,不许我再走。然而这满屋的跳板,像棋盘街一样,又很低,走起来一点也不怕,真是有趣。这真是一年一度的难得的乐事!
——丰子恺《忆儿时》

在丰子恺的散文里,关于养蚕有着儿时最温暖的纪录,亦有着关于生命的悲悯之心,因此,《蚕妇吟》变成了是丰子恺常绘之主题。画面刻画农妇养蚕的场景:农妇深夜秉红烛喂蚕,小猫依偎在蚕架下,简单的元素便勾勒出一幅温馨的家庭劳作的画面。这种细微平凡的生活场景的描绘中饱含了丰子恺对生活的敬意,对生命的悲悯:养蚕做丝,在生计上原是幸福的,于春蚕却是杀戮的。他温柔悲悯的心理解了世人的艰难,生命的不易。正如丰子恺所言:万般滋味,都是生活。
江左风华
江左指江南地区。长江在芜湖、南京一段,自南而北,折向东流,江南地区在这段江流之东,故名江东。古人在地理上以东为左,以西为右,所以又称江左。江南文化,源远流长,人文荟萃,自屈子以来,名人辈出。
此次「江左风华」云集多位近现代名家精品,尤其是海上绘画,作者大多数活跃于江南地区,或祖籍江南,以南方画坛的风习为上。通过这些作品,再次领略江南的人文气息,品读这一方山水间千年不绝的韵味,不啻是一次精神世界的回乡之旅。本辑作品创作年代的跨度虽大,却隐含着共同的指向,是即民国时期的江南,尤其是海上绘画。虽然这批收藏中不乏建国后称名北方的大家如徐悲鸿、齐白石、李可染,但民国时海上画坛风起云涌的艺术潮流,却正是其真正的源头。这些北方大家,事实上非但大多本身即南方人,而且习画无一例外地是以民国南方画坛的风习为尚,故名以「江左风华」,亦恰如其分。
自1920年代由吴昌硕领衔的金石写意派是以金石大写意与野逸派山水,包括中西合璧新风的涌现为特征。此专场中《幽兰柚实》、《松梅双清》、《岁朝清供》等数件吴氏花卉精品,皆其进入成熟期的画风,彰显着吴画金石入画、老辣苍茫,极讲求「女」、「之」字形奇崛中寓巧妙的构图等诸特色,体现了吴氏成熟期具有代表性的风格。
把吴昌硕与徐谓、朱耷两位前辈大画家并列,并愿意为其门下「走狗」的齐白石,在本辑中《事事安然》《水族》亦是其典型风格之作,与吴昌硕所倡导之海派小写意追求生动,有别于传统文人花鸟画的静逸,殊途同归。尤为难得的是《水族》有潘受题诗,合为对屏,可见藏家的别具匠心。
以徐悲鸿、关良、丰子恺等为代表的中西合璧派新风,无论是崇写实抑或是尚抽象,其「中」的部分,都无一例外地是源于由吴昌硕领衔的水墨大写意传统。此次专场中徐悲鸿的《古柏立马》、《猫石图》、《双松苍翠图》均为徐氏代表作。关良《武戏图》为其极为难得的精品。新加坡著名实业家周颖南所珍藏之《四时佳景四屏》为代表的丰子恺系列作品再现了特定历史时期周颖南和丰子恺交谊,周氏所藏丰子恺皆有早期著录及周氏与丰子恺书信来往佐证,可谓来源可靠流传有序,尤其四屏作品在丰子恺作品中极为罕见,是丰子恺用以感激周氏在文革期间帮助其在海外出版《大乘起信论新译》,其珍贵性自不待言
专辑中黄宾虹的《五湖泛舟》、《湖舍清读图》、《敬亭山色》等数件山水,正是其师新安派并兼元人进入成熟期,个人风格强烈的代表作。至建国后,傅抱石以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格言应和现实主义的美术政策,大力推崇石涛山水画风。专场中一件傅氏山水《秋声赋》,为其成熟期的代表作,颇受野逸派影响的大幅杰构,其间与当年海上绘画间接而曲折的渊源,至今仍是值得研究与探讨的课题。
海派三吴一冯的崛起,拉开了海派正统派自我更新的大幕,后起陆俨少与谢稚柳,则在建国后传统衰退的大背景中默默续写着元宋精神。本专辑中吴湖帆早年的《寒江草舍》充溢文雅之趣,陆俨少的《守岁山水卷》手卷,为其盛年力作。记录了两人习画与变法的历程,有各自的历史上都有着重要的文献学意义。谢稚柳、刘旦宅等则除参与主题创作之外,秉持己见,为传统艺术在1990年代后随着艺术市场复兴而在年轻一代里重新复苏,保留了火种。谢稚柳《山水花卉册》、刘旦宅《竹林七贤》是成熟时期笔墨与造型并重、具有代表性的精品
「江左风华」专场的作品,颇具规模,有相对完整的系列,约略涵盖了以海上绘画为基础的民国至共和国时代的近代绘画的基本脉络,是一个颇有学术性与收藏价值的专场,料想会获得不俗的市场反响与成绩,我们且拭目以待。

关于周颖南
我生平还没有遇到一个既是企业家又是文学家的人,有之自周颖南先生始。在我眼中,周颖南先生是一个奇人,可以入‘奇人传’的
——季羡林

周颖南(1929-2014),被尊称为「现代儒商」、「南洋侨领」,创立了东南亚最大的餐饮企业,曾多次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接见,他在从商和笔耕方面都取得较大的成就。正如周颖南自己所言「刘海粟、丰子恺、巴金、俞平伯、叶圣陶、冰心、丁玲、萧军、艾青、钱钟书、赵朴初等上百位中国文艺界名人学者,和我保持这诚挚的友情和各种形式的交往」。周颖南与这些艺术家等或为忘年交、或为挚友,有很多更是患难之交。
丰子恺先生与其的交往,正是周颖南与中国艺术家们交谊中极为出彩的一段。从1972年两人初次见面,到1973年周颖南夹带丰子恺翻译的《大乘起信论新译》出国,帮助其署名「无名氏」刊印出版,两人相互建立深厚信任和欣赏;直到丰子恺去世前的多年里两人即使相隔甚远仍万里飞鸿,相互交流艺术心得。对于逆境中的丰子恺,周颖南更是从精神到物质上都给予关怀和鼓励。在丰子恺逝世后,为了缅怀丰子恺先生,周颖南在新加坡出版《丰子恺书画集》,本次专题大多数作品均出版于此书。

人间情味——周颖南藏丰子恺(Lot2801-2806)
本季春拍中,保利拍卖将首度推出周颖南珍藏之丰子恺作品专题,无论是《四时佳景四屏》、《饲蚕图》、《春光》均堪称绝美,此外,丰子恺为周颖南先生所求而创作之《弘一大师造像》实属不可多得的历史艺术价值皆重的作品。本专题所有作品均可在1998年《新闻学史料》中刊登的《丰子恺与周颖南的通信》中得到正面或侧面的证实,难能可贵,足供同赏。
饲蚕图
春光
弘一大师造像
行书宋祁词
行书自作词
四时佳景四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