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代标程】清洁如霜立高步 心月孤圆吞万象 —— 恽寿平《花卉册》赏析

发布时间:2019-05-27 12:05:49 新闻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643.jpg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655.jpg

4042

恽寿平(1633-1690) 花卉册

册页(八开) 设色纸本

YUN SHOUPING landscape by sketch

Album; ink and color on paper

26×34 cm.×8 10 2/8×13 3/8 in.×8 约0.8平尺(每幅)

估价待询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说明:

1.此恽寿平《花卉册》为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取印作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恽寿平》印鉴中第19印“正叔”、第38印“园客”、第42印“寿平之印”、第68印“问花阜”、第73印“南田”、第101印“南田小隐”、第107印“恽·寿平”、第110印“北墅”、第115印“寿平”、第138印“菊涧”、第149号“将移我情”均取自本作。

2.本作品经高士奇、陈淮、伍元蕙、潘仕成、杨庆麟、邵松年、庞莱臣、王南屏先后递藏。杨庆麟、褚德彝题签。

3.“高士奇图书记”、“高士奇”、“竹窗”为高士奇鉴藏印。

4.“商丘陈氏图书”、“药州”、“陈淮印”、“梦禅室”、“梦禅室鉴”为陈淮鉴藏印,陈淮(?-1810),为陈维崧四弟陈宗石之孙,因宗石入赘侯朝宗家为婿,遂家于商丘。王文治《快雨堂题跋》记:陈淮,字望之,号药洲,商丘人。乾隆十八年(1753)拔贡,累官江西巡抚。包世臣《艺舟双楫》评曰:淮,行书逸品下。袁枚乾隆五十九年(1794)六月朔为《迦陵先生填词图题词》作序云:“《填词图》者,前辈其年先生遗像,其孙药洲中丞所摹刻也”,“迦陵先生”即陈维崧。

5.“伍氏澄观阁收藏书画”、“伍元蕙俪荃甫评书读画之印”、“南海伍氏南叟斋秘笈印”、“俪荃审定”、“迂庵秘玩伍氏俪荃平生真赏”、“伍氏迂盦主人”、“伍元蕙俪荃氏”、“俪荃审定”、“伍氏澄观阁书画之印”为伍元蕙藏印。伍元蕙为道光至咸丰年间著名鉴藏家,南海人。字良谋,号俪荃,又号江庵主人,别署南雪道人。以海外贸易成巨富。道光年间钦赐举人,拜刑部郎中。笃好金石、书、画,精于鉴别,蓄藏硕富,如唐摹王羲之《雨快帖》、陆机《平复帖》等等。

6.杨庆麟题签于光绪三年(1877)五月,言明此时购自海珊仙馆。海珊(山)仙馆为潘仕成所建岭南第一名园。潘仕成(1785-1863),字子韶,广东番禺人。以捐输钦赐举人,官兵部郎中,两广盐运使。以盐业致富。其于广州城西洋塘筑海山仙馆,有水木清华之胜,有楹联曰“海上神山,仙人旧馆”。潘仕成富而好古,广泛收集古玩珍异、历代书画、碑帖和书籍藏在海山仙馆内,常招呼文人墨客雅集园林。嘉道年间,潘仕成与吴荣光、潘正炜、温汝遂、谢兰生、叶梦龙、叶应阳、伍元蕙等均为其时广东之重要鉴藏家,尽管其收藏在其身后多有流散、转手,但其藏品主要在广东地区流转,因此,此册应为伍元蕙转与潘仕成。

7.“杨庆麟印”、“振甫所藏”为杨庆麟印鉴。杨庆麟(?-1873在世),字振甫,江苏吴江人,杨龙石之子,道光三十年(1850)翰林,官广东布政使。能治印,克承家学。杨庆麟精鉴赏,富收藏,邵松年所著《古缘萃录》所收主要为其自藏与其外舅杨庆麟所藏书画。另,安思远所藏《宋拓王羲之<十七帖>》,亦为杨庆麟旧藏。

8.“息庵珍秘”、“兰雪斋平生真赏”、“审定真迹”为邵松年藏印。邵松年(1848-1924),字伯英,号息盦。室名澄兰堂、兰雪斋、古鲸琴馆。江苏常熟人。父邵亨豫,道光三十年(1850)进士、翰林,历任国子监祭酒、陕西巡抚、湖南巡抚,吏、户、礼部侍郎。邵松年于同治九年(1870)中举人,授任内阁中书。光绪九年(1883)获殿试二甲第五名进士,入翰林院,散馆授编修,任会试同考官。光绪十七年(1891)任河南学政。邵松年收藏既富且精,珍品如《神龙本兰亭序》王翚《临安山色图》、文征明《溪山积雪图》等等。

9.“吴兴庞氏珍藏”、“莱臣心赏”、“虚斋至精之品”、“庞莱臣珍赏印”、“虚斋鉴藏”、“庞莱臣珍赏印”、“虚斋审定”、“虚斋至精之品”、“虚斋珍赏”、“有余闲室宝藏”为庞莱臣鉴藏印。

10.此作由庞莱臣转让玉斋主人王南屏。

著录:

1.邵松年《古缘萃录》,第九卷,第21-24页,光绪癸卯(1903)澄兰室影印本。

2.徐邦达着《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第192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4年出版。

3.《中国名画家全集·恽寿平》,第260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出版。

4.《恽寿平全集》卷四,第212页,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年出版。

出版:

1.《玉斋珍藏明清书画精选》,164-168页,耶鲁大学画廊,1994年出版。

2.《嘉德二十周年精品录》(《古代书画卷2》),第526-527页,故宫出版社,2014年出版。

3.《王南屏藏中国古代绘画》,第452-459页,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年出版。


清洁如霜立高步 心月孤圆吞万象

—— 恽寿平《花卉册》赏析


《石渠宝笈三编》的编修胡敬在其著作《国朝院画录》评恽寿平:“国朝花卉,当以恽寿平为第一,淡冶秀逸,仙骨珊珊,如藐姑不食人间烟火。其次邹一桂,推能品于寿平,笔意深有悟入处。”这应该代表了清代宫廷官方的准确评价。后有吴德旋于《初月楼闻见楼》言:“南田写生,遂为天下第一手”;陆以湉《冷庐杂识》亦记:“武进恽南田(格),画花卉为本朝第一,而诗、字亦佳,时称‘三绝’”。以恽寿平于康熙庚申(1680)夏历十月至十一月间所作《花卉册》为证,众评皆不为虚妄。本册八开,分别绘白牡丹、红杏花、蝴蝶花、紫薇、雁来红与野菊、双色菊花、竹石、天竺腊梅。作为本册较早的鉴藏者,高士奇由衷赞叹,喜爱之情跃然纸上,其于恽寿平绘完此册23年后,在其后纸题跋曰:“画花卉者易于板滞,恽正叔(寿平)深得宋人写生之旨,下笔辄有异趣,此册尤其生平得意作也。每于读书困倦时,倚隐囊展观,如步疏篱野径一回”,评议兼顾,且有生活实感,如与友对谈,言语出自肺腑。恽寿平此册画法高超绝妙,细品读本册每开自题诗句,亦能照见其心性品格,学养志向。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00.jpg

徐邦达 改订历代流传绘画编年表 著录页影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04.jpg

邵松年 古缘萃录 著录页影


缑山之鹤 华顶之云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07.jpg

第一开“临文徵仲白牡丹”。题为“瑶台婵娟”,即白玉楼台上美人;又题“空潭写春,古镜照神”句,引自司空图《二十四品·洗炼》,言清澈无尘之潭水映现春光,古镜照出人之精神。“缑山之鹤,华顶之云”引自《二十四诗品·飘逸》,即说如缑山鹤、华顶云之洒脱。此图恽寿平题赞文征明所绘白牡丹之丰姿绰约,如瑶台美女,冰清玉洁,落落大方之态,更像是自况,写内心之向往。牡丹花头多以干墨勾皴,复以重墨点蕊,茎叶也用淡墨,从而整体凸显出洁净、典雅,几片用淡墨扫出的叶子,双勾留白透出的几许潇洒和自信,从容不迫。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10.jpg

第二开写杏花。恽寿平画桃花常有,画杏花则较为罕见。以蔡星仪编著《恽寿平全集》四册为例,鲜见有画杏花作品。《恽寿平年表》中有记:“是月(1680年夏历九月),又下榻于红鹅馆,得见主人所藏唐寅《折枝红杏》,甚为叹赏,因临一幅”。此或为恽寿平画杏花之始。此页杏花用色颇见恽寿平手段之高明,其色彩变化丰富且层次过度自然和谐;花开俯仰向背、左右顾盼,姿态各异。干笔淡墨勾皴枝干,收笔处见精神。题为“唐六如旧本”,唐寅有诗多首描写杏花,如“新霞蒸树晚光浓,岁岁年年二月中。香雪一庭春梦短,天涯人远意匆匆”;“抱枕无端梦踏春,觉来疑假又疑真。分明红杏花梢出,墙上人看马上人”,借花伤感,诉说离情别绪,呼之欲出。又题“郑谷诗‘小桃初卸后,双燕恰来时’,不言杏花而杏花风景宛然在目,此诗之所以贵真而用意在字句之外也,画意亦然”,不知恽寿平题此是否也用意在画外。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13.jpg

第三开画蝴蝶花。花开两朵,绽放者如紫蝶展翅,且揖让得法;初开者如紫蝶收翅,花瓣瓣尖攒聚有度,前后掩映。蝴蝶花宽大的叶子、细挺之茎秆,如拈花佛手般舞动,令人心生敬仰。“疑是滕王双蛱蝶”,恽寿平此处用典,即言唐高宗将滕王李元婴贬往隆州后,李元婴于此建滕王亭,每日坐亭游戏丹青。当地蝴蝶众多,日日绕亭翩然飞舞,李元婴苦练画蝶之法,终成为滕派蝶画的鼻祖。或者,此处以滕王双蛱蝶故事类比南田翁自身经历。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16.jpg

第四开画紫薇折枝二种。此页画两色紫薇化碎为整,后以重色提点位置关系,平中见奇,有“于无声处听惊雷”之效果。即使细小的花苞,都会仔细勾画,而相得益彰的大叶子,宽博、舒缓,如清风徐来,使人安静。题为“薇垣佳色”,“薇垣”,唐代开元元年改称中书省为紫微省,简称微垣。元代称行中书省为薇垣,明沿称为薇省或薇垣,清初也称布政司曰薇垣或薇署。故明清时常以薇垣称相当于中书省的中枢机构或布政司。恽寿平应未有归清廷之思,此处“薇垣”或有兼指紫薇花和思恋故国之想。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19.jpg

第五开画雁来红与野菊。此页精彩处在雁来红叶子的画法和用色。恽寿平在此书写雁来红繁复长势之清晰,层次前后之准确,以淡色凸显更淡之色,可谓神奇。题诗“天公不许容颜老,艳影偏能斗晓霜”,不平磊落之气尽显。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22.jpg

第六开画菊花。恽寿平画菊花是其典型的艺术特色之一。本作题诗中“玉峰山下”、“玉峰东海园池”是指昆山徐乾学之园林,“玉峰雅集”即言徐乾学。恽寿平与毗陵唐氏一家唐宇昭父子兄弟、王翚等皆为玉峰雅集之常客。“金马门”为汉代宫门名,《史记·滑稽列传》:“金马门者,宦(者)署门也。门傍有铜马,故谓之曰‘金马门’”,汉代征召来的人,被认为才能优异的,令待招金马门。“金马门内花,玉山峰下客”对仗,言己及人,有夸赞意。“赐酒色偏宜,握兰香不敌”,足见恽寿平对菊之偏爱,亦如陶渊明,有隐逸之志。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26.jpg

第七开写竹石。题“青凤梳翎。庚申长至,恽寿平摹唐解元。”,此作写风竹,竹叶飘洒,与凤凰梳理羽毛之状,颇为相似。《瓯香馆集》亦载恽寿平做《九龙山人青凤梳翎图》诗,即“风霜压百草,雷雨起双竿。美人秋未老,相赠翠琅玕”,可知是图取意写竹,可取两家之法,直抒胸臆,“截取伶伦双玉管,云边齐作凤皇鸣”,恽寿平豪迈之情喷薄而出。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29.jpg

第八开画天竺腊梅。题为“凌寒二友”。故宫博物院藏恽寿平1687年所作《花卉册》,所画天竺腊梅,题为“寒檐二友图”,言“枝枝都是岁寒心”,可知其意。此页天竺之珊瑚珠流光溢彩之热烈与腊梅花之嫩黄新蕊之冷艳形成对比,雅艳绝俗。又题“晚香依翠袖,浓艳含珠胎。不知青帝力,雪谷破寒开”,似有壮志能酬之感。


一生襟抱 为花写魂


《花卉册》作于1680年。作于同一年的恽寿平画作有上海博物馆所藏《双凤图》扇页、《菊花图》扇页,吉林省博物院藏《菊花图》扇页,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艳雪微歌》扇页,其画法、款识、钤印等等与本作有较强的一致性,可资比较。有专家学者认为:“恽寿平没骨花的根本特点在于能以元人幽淡、逸宕、秀雅之笔来作宋院体工整、典丽之画,以其典型文人画家的素养、气质和审美理想融合、变革了院体花鸟画的拘谨、刻板、纤巧和过于绮艳华靡的特点”,而更为深层的意义在于,“其实,只要稍一深入品味,就会感觉到,恽寿平的花卉画,其色彩韵味是清丽冷艳,整个情调是在秀丽、明艳、洁净和淡雅之中蕴含着一种凄凉和哀伤。”

1678年,恽寿平的父亲恽日初病逝。恽寿平10岁就随其父辗转于浙江、福建、广东,随义军对抗清军,九死一生,散而复聚,对于父亲的去世,其内心的悲痛是难以言喻的,随之而来的另外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是,恽寿平一直挂念但未能参加好友吴鉏在1677年的起义于1679年失败,吴鉏呕血而死。毋庸置疑,这对于从小就视反清复明为大业的恽寿平来说,这个打击是巨大而沈重的。恽寿平一直燃烧于内心的反清之火在此时或应熄灭殆尽。1680年夏历六月,卧于病榻的王时敏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了他的忘年之交——恽寿平,这两位相差四十余岁,平日往来书信不断,亦师亦友的知交,此前从未碰面。为偿夙愿,恽寿平与王翚相约同赴太仓拜谒王时敏,怎料王时敏已是病危弥留。此时此景,两人的相见自是感慨万千、衷肠互诉,一见如故,竟是诀别。数日后,王时敏驾鹤西去,恽寿平悲痛欲绝,此种伤感的情绪一直延续到八月中秋,恽寿平作《恽南田哭王奉常》诗二十四首以表纪念,有句曰:“只眼乾坤遗老尽,从今东海竟无人”。

在连续的两年之内,至爱之亲的离世、家国理想的破灭、忘年知己的仙去,都让艺术家的心绪很难平复,反映在这套册页之内,凄美、冷艳的画面与描写归隐避世的诗句融合,情绪的悲观和失落,很可能是这套册页画了两月有余的一个原因。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33.jpg


宝册流转 不朽传奇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736.jpg

此册流传有绪,其间藏家转递,又有多少传奇故事,令人感佩。此册先由高士奇鉴藏,因其位高权重,故得世间名迹佳作甚多,此册恽寿平作于1680年,二十三年后(1703),高士其即得此册,叹赏有加,欣然题跋。后转至乾嘉时期藏家陈淮,道咸时伍元蕙、潘仕成、杨庆麟、邵松年,后归民国大藏家庞莱臣、王南屏。依此看来,收藏此件册页者皆为艺术史鉴藏名家。高江村以胆大且精鉴赏驰名,恽寿平好友王翚居京城之时,与其多有交往,且二人与徐乾学极为友好,资料表明,高士奇又与徐乾学被御史许三礼弹劾二者为“乘修史为名,出入禁廷,与高士奇相为表里”。或可臆测,高士奇对恽寿平应有所知,但可能由于恽寿平的复国归隐理想使然,二人于典籍之中,未有留下交往纪录,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高士奇对此册的喜爱。因高士奇《江村销夏录》著录名迹至“明四家”止,所以此册未能收录。以高江村阅遍天下法书名画之具眼,仍能对此作《花卉册》如此推崇,亦足证恽寿平“当朝第一”之美誉。

微信图片_20190527121735.jpg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839.jpg

此册后归陈淮所有。陈淮(?-1810),为陈维崧四弟陈宗石之孙,因宗石入赘侯朝宗家为婿,遂家于商丘。王文治《快雨堂题跋》记:陈淮,字望之,号药洲,商丘人。乾隆十八年(1753)拔贡,累官江西巡抚。包世臣《艺舟双楫》评曰:淮,行书逸品下。袁枚乾隆五十九年(1794)六月朔为《迦陵先生填词图题词》作序云:“《填词图》者,前辈其年先生遗像,其孙药洲中丞所摹刻也”,“迦陵先生”即陈维崧。陈淮之后,归伍元蕙。伍元蕙为道光至咸丰年间著名鉴藏家,南海人。字良谋,号俪荃,又号江庵主人,别署南雪道人。以海外贸易成巨富。道光年间钦赐举人,拜刑部郎中。笃好金石、书、画,精于鉴别,蓄藏硕富,如唐摹王羲之《雨快帖》、陆机《平复帖》等等。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842.jpg

伍元蕙之后,此册归潘仕成。杨庆麟题签于光绪三年(1877)五月,言明此时购自海珊仙馆。海珊(山)仙馆为潘仕成所建岭南第一名园。潘仕成(1785-1863)字子韶,广东番禺人。以捐输钦赐举人,官兵部郎中,两广盐运使。以盐业致富。其于广州城西洋塘筑海山仙馆,有水木清华之胜,有楹联日“海上神山,仙人旧馆”。潘仕成富而好古,广泛收集古玩珍、历代书画、碑帖和书籍藏在海山仙馆内,常招呼文人墨客雅集园林、以书法名于世的何绍基便是海山仙馆的常客。嘉道年间,潘仕成与吴荣光、潘正炜、温汝遂、谢兰生、叶梦龙、叶应阳、伍元蕙等均其时广东之重要鉴藏家。尽管他们的收藏在身后多有流散、转手,但其藏品主要在广东地区流转,因此,此册应为伍元蕙转与潘仕成。杨庆麟(?-1873在世),字振甫,江苏吴江人,杨龙石之子,道光三十年(1850)翰林,官广东布政使。能治印,克承家学。杨庆麟精鉴赏,富收藏,邵松年所著《古缘萃录》藏品,主要收录其自藏与其外舅杨庆麟所藏书画。安思远所藏《宋拓王羲之<十七帖>》,即为杨庆麟旧藏。杨庆麟于光绪丁丑(1877)题跋:“南田翁画自是身有仙骨,便与徐熙、黄筌辈并世而生,亦当方驾并驱,共有千古耳。真迹流传世已艰得,如此册之神妙,尤所罕觏。拟诸书法殆是右军之初写黄庭也。江村题跋谓倚隐囊展观,如步疏篱野径一回。明窗静玩,仿佛得之”,足见其对恽寿平此作之崇拜,对高士奇所言之认同。

邵松年(1848-1924),字伯英,号息盒。室名澄兰堂、兰雪斋、古鲸琴馆。江苏常熟人。邵松年于同治九年(1870)中举人,授任内阁中书。光绪九年(1883)获殿试二甲第五名进士,入翰林院,散馆授编修,光绪十七年(1891)任河南学政。邵松年收藏既富且精,珍品如《神龙本兰亭序》王翚《临安山色图》、文征明《溪山积雪图》等等。需要说明的是,此册著录于邵松年《古缘萃录》一书,邵松年对此册每开均著录详实,可见其喜爱程度之深。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845.jpg

此后,此册归近代海上著名藏家庞莱臣(虚斋)。早在1915年,郑孝胥先生就对庞莱臣赞誉说,“虚斋主人收藏甲于东南”。王季迁先生曾言:“上海有一位收藏家庞莱臣,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书画收藏家,拥有书画名迹数千件”。不仅如此,虚斋收藏既富且精,上迄唐宋,下止于清初画坛,后者中“四王吴恽”画作是庞莱臣最为令人称道之类别,因虚斋之书画收藏,多由徐俊卿、李醉石(徐邦达业师)和张石园等人“掌眼”,三人皆精鉴“四王吴恽”,故虚斋藏品中“四王吴恽”作品最精、最多,可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庞莱臣的绘画作品也临摹“四王吴恽”一路,故而,其对恽寿平的绘画鉴别应该是极有心得的。如今,庞莱臣所蓄恽寿平画作大多归于国内外博物院(馆),其中以上海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收藏为㚌。此册不仅每开都钤盖如“虚斋审定”、“庞莱臣珍赏印”、“吴兴庞氏珍藏”、“莱臣心赏”等庞莱臣藏印,更为引人注目的是“虚斋至精之品”印章的使用是难得一见的,在上述各大博物院(馆)中,亦仅有数件为庞莱臣定为“至精之品”,钤盖此枚印章。从而也可看出庞莱臣对此件恽寿平《花卉册》的珍视。由于庞莱臣《虚斋名画录》出版于1909年,《虚斋名画续录》刊行于1925年,如褚德彝为此册题签:“恽南田花卉八帧。高江村旧藏,今归虚斋。甲戌年春二月”所证,可知此册归庞莱臣于1934年,从而说明了此册未见于庞氏著录之原因。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848.jpg

“虚斋至精之品”印章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851.jpg

玉斋珍藏明清书画精选 书影


玉斋主人王南屏初以叶恭绰为师,二十岁便以重金购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卷》(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其豪迈胆识一时间传遍沪上书画界,“湖帆、葱玉(张珩)、和庵(谭敬)、徐邦达、王季迁诸君俱先后挽人介绍求观。此为予识诸君之始”。当时也成为沪上一段艺林佳话。大鉴藏家庞莱臣听闻后,也托叶恭绰作介求观此画。王南屏携《潇湘奇观图卷》至庞氏虚斋,惊叹王南屏之年轻有为,遂为忘年交。王南屏以师事之,其早年收藏古书画,先后购得叶恭绰、庞莱臣旧藏数十件,而后,庞莱臣又转让给王南屏如唐寅《墨竹图》轴、仇英《竹院逢僧图》轴和《梧竹书堂图》轴、文嘉《虎丘图》轴、赵左《溪山无尽图》卷、王时敏《山水册》、恽寿平《山水花鸟图》十开等等,本册亦应属庞莱臣转让王南屏之列。1949年,王南屏先生离开上海,移居香港;1985年,其在美国去世;1986年,王南屏夫人和子女,完成了他的遗愿,将北宋王安石书《楞严经旨要》和《王文公文集》(宋刻龙舒本)捐赠与上海博物馆,拳拳之心,可见一斑;1994年,王南屏先生的子女,在将部分王南屏旧藏的明清书画捐赠与耶鲁大学美术馆的同时,还在耶鲁大学美术馆举办“玉斋珍藏明清书画展”,并有班宗华教授主编《玉斋珍藏明清书画精选》一书出版(香港印刷),共收入一百二十二件明清书画作品,本件恽寿平《花卉册》赫然在目。

微信图片_20190527120854.jpg

各大博物院(馆)藏恽寿平画作抽样调查表(以上海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苏州博物馆等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