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7 吴冠中 1990年作 姐妹(人体)

姐妹(人体)
拍品信息
LOT号 0127 作品名称 吴冠中 1990年作 姐妹(人体)
作者 吴冠中 尺寸 92×60cm 创作年代 1990年作
估价 16,000,000-26,000,000 成交价 RMB 25,300,000
出版
《吴冠中鉴定特辑》 P63 翰墨轩 1991年版
《吴冠中自选画集》 P72 中国北京东方出版社 1992年版
《夕照看人体——吴冠中》 P65 艺达作坊 1992年版
《谁看白首起舞——吴冠中画集》 P37 国风出版社 1992年版
《吴冠中精品选集》 P157 艺达作坊 1996年版
《吴冠中艺术展作品集》 P212 广西美术出版社 1999年版
《1900-1999中国油画人体百年》 P60 辽宁美术出版社
《吴冠中作品收藏集I》 P146-147 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3年版
《吴冠中全集3》 P291 湖南美术出版社 2007年版
《吴冠中画集 下》 P356 江西美术出版社 2008年版
签名:荼 90
展览
1992年 夕照看人体——吴冠中人体画展 新加坡文物馆 / 新加坡
1992年 九十年代的吴冠中 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中华书局等联办 / 香港

作为吴冠中先生唯一首肯的传记作家,翟墨先生将先生的艺术之路凝练地概括为“横站”与“穿越”。先生“横站”于政治、美学、人文所影响的诸多画派之间,在中西之争、古今之争、雅俗之争的喧闹中坚守自我,各取所需,与此同时,他亦“穿越”于银灰、素白、艳黑等诸基调之间,在艺术世界的纷繁趣味中随心所欲,酣畅淋漓。五十余年来,“横站”与“穿越”始终贯穿于吴冠中先生的艺术探索之中,也最终使先生“成为一个不受成见束缚,勇于走向未知领域的悟通画家”。
如今看来,“横站”与“穿越”不仅适用来概括吴冠中先生毕生的艺术成就,同样也贴合于先生在不同时期对于同一绘画题材处理手法的历史流变中。即便在先生创作中独一无二的主角——“风景”上更容易梳理出演变的状态,然而,在有关“人体”的作品中,对于这种线索的离清似乎会变得更为清晰:一种由西方古典主义到西方现代主义,再到东方趣味的转换。
最初,“人体”对于吴冠中先生而言,只是局限于来自西方的人体素描,用于研习古典主义的写实造型方式。从中,先生接触到西方文艺复兴绘画的重要基础,同时也见识到西方绘画的科学眼光,这是吴冠中先生得以窥见西方古典主义人体画的时期。转向“西方现代主义”是从先生在杭州艺专学艺期间开始的。在这里,经林风眠、吴大羽等留法归国老师的影响,先生逐渐得到了西方现代主义的启蒙,也促使他开始着手进行一些大胆的人体创作。1943年,吴冠中在四川重庆沙坪坝青年宫举办了第一次个人作品展。据记载,其中展出的人体画就已经显露出高更或莫迪里阿尼的痕迹,不仅在色彩上有粉绿色和柠檬黄等装饰性强的颜色出现,同时还展示出某种变形的趋势。直到1946年,中国政府教育部举办战后首次公费留学甄选考试,吴冠中以最优成绩获得留学法国资格,飘洋越海来到法国最高美术学府——巴黎国立美术学校学习。从1946年到1949年的数年间,吴冠中先生在学院苏弗皮教授的指导下,每周六个上午都要画一幅人体,加之在晚自习间画的人体速写,致使先生在法国留学期间共积累下一百多件精妙的油画人体习作。至此,置身于西方现代艺术运动之中的先生最终真切感受到其所展现出来的巨大魅力,也就是在这时,吴冠中对于西方现代艺术的浓厚兴趣逐渐迸发,并主导了后来他在中西艺术的双重维度上孜孜探索的关键出口。然而,到1950年回国后,由于受到当时革命现实主义创作模式的影响和批判,原来的人物画形式受到冲击,同时又不情愿按照固定的模式作画,吴冠中先生从此疏远于人物画,改画风景画。而这一疏远,便疏远了四十年之久。
1990年,已是古稀之年的吴冠中先生再次重拾久久被搁置的人体画。长久被压抑的、对于人体创作的热情促使先生在这年夏秋的仅仅一个月间,便创作了多件油画作品,仿佛是在尽力重温当年画人体的感觉。而从人体步入风景,继而又从风景重新走进人体,历经沧桑的吴冠中先生也在此时的人体画创作中注入风景画的视觉经验,从而作“风景人体”的形式演绎。正如先生自己在作画时所解释的那样,“我要把这个伏着的人体夸大为‘大山’或‘黄土高原’,那么,臀部就是山峰,它与腰、肩、腿之间形成的节奏就像高山流水一样有韵律。”于是,和他在前两个时期创作的人体画不同,吴冠中先生在九十年代的这批创作中似乎“淡化了‘在拥抱与媾和中的灼烧、振荡、酣醉、绾纽’等肉体诱惑的再现”,进而“强化了‘大地、原野、山丘、海洋、冰川、沙漠’等精神象征的错觉。”因此,在这些由先生构建的人物身上,作为客体的对象越发被主观化和异质化了。这是先生艺术积累的结果,也是跨越时代之后重新面对人体时所引发的陌生化过程。
《姐妹(人体)》当属吴冠中先生这批人体画创作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件。同时,由于此前创作的珍贵人体画均毁于大革命期间,因此,《姐妹(人体)》也是先生大量作品中现存少有的人体作品之一。在由五颜六色点彩和水墨般浸染效果构成的想象性背景包围下,两位女模特站立于画面之中,一位正面面对观众,左臂从背后绕到右臂之上,另外一位则背对观众,仿佛双手交叉于胸前,以优雅而自然的姿势散发出浓烈的女性气质。模特以顶天立地的方式占据着画面的纵向空间,足以印证先生十分贴近于模特,同时,略显仰视的视角也似乎寓意出女性在人类繁衍历程中的宏大形象。为此,先生在两位女性的肤色塑造过程中采用质朴的土黄色作为主色调,用以呼应于“女性”之于“大地”的喻题。而在形象的构形中,兼以“线条”与“块面”结合的方式:在人体造型的关键处,先生施以赭石颜色线条的流畅勾勒,从而凸显出形象的紧实和利落;而在轮廓之内,则选择了大色块的填充,以彰显出肌体的饱满。这种“饱满”不是由人们所常见的、经由油画笔触的堆叠而形成,而是来源于不同色块之间的刻意延展与拼凑,因此,它并不是传统油画作品那般强调色彩细微的光色变化,也并非西方现代主义绘画中的单色平涂,而是有如东方水墨般“墨分五彩”式的表达方式。这是九十年代先生逐渐将大部分精力倾注于彩墨创作所致。从而,在画中肌肤的色块之间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单纯而又流畅的团块结构,它要比塞尚颜色的立体构成更为灵动,也要比中国传统绘画中的运墨更加凝重。从中,可以明显地看出吴冠中先生将本土语汇融入西方视觉媒介的跨文化实验在这一时期卓有成效,并即将走向更深层次的推演和延伸。
在作品《姐妹(人体)》身上,完美印证着吴冠中先生在九十年代人体画创作中所展现出来的崭新视觉经验——东西方之间审美意识的转换,正如陶咏白女士曾在《看吴冠中画人体》一文中所读解的,先生在创作中 “以西方写实手法为造型基础,具有正确无误的人体结构,有血脉流动,光洁润泽的肤质的质感,而那溶入块面结构中的线条,那起伏流转,如瀑如丝,抑扬顿挫的韵律,又无不渗透着东方审美的情调”。
由于旧情的怀念,我想在这十幅裸体油画中重温昔日各种不同的表现手法:如主导老师苏费尔皮(SOUVERBIE)所经常强调的量感美,我强调匍伏人体的黄土山坡之感,人之伏兮山之崩,震得宇宙彩缤纷;曾在洛脱(A.LHOTE)工作室学色彩交错,今以此手法作宫女,但并不满意。印象派的朦胧、构成中的转折、马蒂斯的韵律……都影响过我,但毕竟我还是立足于自己的立场来观察,来审美。当我将裸女引入画境山泉瀑布间,立即想起了九哥的山鬼;我将正面与背面的裸体合拍节于同一画面,便憧憬于民间的色彩空间;最后一幅“梦”,淡淡的色调,着重写意笔墨,吸取宣纸效果,无疑更偏东方情味。我一直在油彩与水墨中转轮来,踩着彩与墨作“之”字形前进,在这些晚年的裸体作业中不知是否也流露出前进的轨迹。
——吴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