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不骄人

0281 朱梅邨 富贵不骄人 扇面

作  者: 朱梅邨

尺  寸: 13×42cm

创作年代:

估  价: 50,000-80,000

成 交 价: 流拍


款识:诗到清平能动主,花虽富贵不骄人。朱梅邨。
钤印:梅村、花野渔父
朱梅邨
家属旧藏 LOT 281-286
《孟子正义》称:孔子学究天人,广大教化,万世师表,门下英才班班相望,尤以七十二贤为世所重。“各以其性情得其一偏”,传播、延续了儒家的思想。在百家争鸣的二十世纪画坛上,吴湖帆先生亦堪称是一位存亡继绝的教化主,集收藏、鉴定、山水、花鸟、人物、书法、诗词于一身,有教无类,循循善诱,梅景书屋中广罗俊彦,诸门人亦“各以其性情得其一偏”,传播、延续了画学的正统。如收藏则有王季迁,鉴定则有徐邦达,山水则有俞子才,花鸟则有陆抑非,人物则以朱梅邨先生有出蓝之誉。
梅村先生是吴湖帆的外甥,少年时得舅父的指授,19岁即以卖画为生。擅画山水、花鸟,尤精古装人物仕女。山水腴润堂皇,花鸟清逸明丽,人物仕女典雅倩约。由明代吴门唐寅、仇英上追元、宋、唐、晋,得传统大雅之正朔。进而汲取西洋人体画的造型之长,形成中和平正的婉约风貌,古典中别具摩登的气息,时尚中深潜诗礼的内涵。
30岁至50岁前后,是梅村先生艺术创作的鼎盛期。为中国历史博物馆所作《墨子》,为中国军事博物馆所作《赤壁之战》,为人民大会堂所作《黄山秋爽》、《江山揽胜》,为杜甫草堂所作《丽人行》诸图,均是严重恪勤、精神焕发的大手笔。更有连环画《吴湘莲除奸》、年画《刘备招亲》、外文版《红楼梦》插图等脍炙人口的作品为世所称。观其濡毫,聆其言谈,心平气和,深感先生的温良恭俭让,浸润着传统的诗礼之教,与其温柔敦厚的画风,是一种本质的契合。在当时疯狂的年代,斯人斯画,正可谓“邈矣不可攀”了。
如所周知,梅村先生的人品和画品,是嫡传吴湖帆梅景书屋而来的。梅景书屋的人品和画品,又是由筑基明中期的吴门、上窥宋元、下续明后期的华亭而来的。这一传统,在新中国成立后被极左的文艺政策判定为封建性、贵族性的糟粕,而晚明以降四僧、八怪的传统则被认定为民主性、人民性的精华。这一传统观,至文革更成为南山不移的铁案,为中国画界所共识。时势风气的变易,遂使梅村先生的艺术逐渐淡出了画坛。直到近十几年,中国画晋唐宋元的经典传统引起人们的重新认识,发现它与明清的个性传统如孔子与李贽,合则双美、离则两伤,奇正相生,方能其用无穷。而吴湖帆先生及其诸门人的艺术,也从此为人刮目相看,梅村先生的作品,尤其是他的仕女,尤受青睐。
本次保利华谊17秋拍有幸得朱梅邨后人信赖,释出部分自珍朱梅邨精品。邀藏家共赏之,宝之。
朱梅邨(1911-1993),江苏苏州人。幼年从师樊少云,随舅父吴湖帆习画。曾与叶恭绰、吴湖帆、张大千、冯超然等一起组织正社画会。建国后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文史馆员,并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同济大学等院校事美术辅导工作。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父亲辞世后,母亲命我整理他的遗留信件;从中读到一则提交上海中国画院的自我简介,其中画科专擅一栏,赫然记着“山水、人物、花鸟”,不禁哑然失笑,父亲认真耿直的样子又浮现在了眼前。 父亲列席梅景书屋,确实以绘事全科立身,不论山水、人物、花鸟,诸科皆得舅公吴湖帆首肯,同门叔伯亦无异论。所以将父亲定位在超级能画的画家是比较中肯、客观的。
关于父亲的绘画历程,可粗略将其分为两大块: 其一、民国期至解放初期以宋元以降的中国画正统题材为主,兼有清代中后期出现的世俗题材(如耄耋图之类); 其二、上海中国画院成立后,作为首批为数不多的正式画师,积极响应其时代的号召,深入生活,开展写生;从而创作了大量的新中国题材国画,基于这一时期的写生实践,催发了晚年山水构图的变化,用笔在原本吴派烟云供养的蒸腾烘托中更趋大胆、泼辣。
——朱大霖
朱梅邨人物、山水无所不工,深得六如、十洲遗意,而仕女尤臻神妙。
——吴湖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