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095 张大千 1943年作 番女醉舞 镜心

番女醉舞
拍品信息
LOT号 3095 作品名称 张大千 1943年作 番女醉舞 镜心
作者 张大千 尺寸 79×36cm 创作年代 1943年作
估价 1,800,000-2,500,000 成交价 RMB 5,002,500

【题识】茸茸狸帽遮眉秀,白粉故衫拖窄袖。金樽一滴九回肠,柳眼半迷双中酒。客里看春花影瘦,元夜灯昏风定后。婆娑倦态趁轻尘,罗带红随腰贴逗。《木兰花令》。壬午元夜塔尔寺看酥油花灯,复观番女醉舞,赋此。越二年,癸未秋日复为叔仙老兄写图,即乞正之,时将还蜀中,倚装率尔,幸谅幸谅,张爰。
【印文】张爰、大千居士
【说明】
1.崔锡麟上款。崔锡麟(1902-1987),字叔仙,江苏高邮人,是闻名全国的作家汪曾祺(1920-1997)的亲姑父。1931年奉张仁奎成立“仁社”,与张竹平、徐逸民等人同为该社主持人,系青帮“通”字辈大佬。1934年冬,与徐逸民、范文藻、杨宝璜、丘汉平、韦敬周等帮会同仁在上海筹建洪门五行山。后任行政院简任组长、财政部中国农民银行董事长、第二集团军少将参议。“八一三”抗战期间,崔转任国民党三十二师少将参议兼三十二师司令部驻沪办事处处长,负责劝募抗日军用物资,送至前线,为此受到蒋介石先后两次接见。1948年重组“仁社”时,崔锡麟与徐逸民等均为理事。1950年崔锡麟自香港起义归来,1955年因潘汉年事入狱,1981年平反,后定居高邮故里。
崔锡麟与国民党政界军界高层往来极多,尤其是任职兰州时,与吴稚晖、于右任、居正、蒋经国兄弟等相当熟稔,吴、于多有赠书;他早年主持“仁社”时,韩复矩即为社员,他又与黄琪翔、朱绍良、蒋鼎文等交相莫逆。崔又嗜好丹青,因此张大千、丰子恺、潘絜兹等常为其座上宾,时有酬作。
2.徐逸民旧藏,此作为原裱工。
样本的价值:见证了时代洪涛的一件佳制
—读张大千赠崔锡麟《番女醉舞》
民国时的上海滩,是政党、帮会、金钱、洋人的天下,共同构成那个时代的波诡云谲和光怪陆离。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有产或无产阶级,均蜂拥而至,希望在那时上海的霓虹灯下攫取自己的一杯羹,演出一幕幕有关家国、情仇的大小戏码。严格来说,来自上海远郊高邮的崔锡麟,并不算是这股大潮里的佼佼者,不过其头角峥嵘,以一身而尽兼帮派大佬、军政要员、银行巨子、丹青雅客数种鲜艳角色,且随时随地切换自如,倒也是十分了得的功夫——尽管易帜后他逐渐被新的历史潮流裹挟、吞噬而至于籍籍无名。
崔锡麟(1902-1987)字叔仙。从名字和表字来看,足见崔家父祖对其寄托颇殷。不过因为资料暂付阙如,叔仙先生幼年及青年时候事迹颇不可备考,但从澳洲人布赖恩•G•马丁所著《上海青帮》一书所述崔锡麟在上海拜青帮「大」字辈张仁奎为师时自撰的门生帖内容,似乎可以推测崔先生年轻时候并未闲着:
门生崔叔仙(字锡麟),32岁,江苏省高邮县人,承杜凤举军长和戴介屏师长介绍,自愿在张老太爷镜公麾下为徒,终身聆训,听候驱使。
崔拜入张门下是在1932年左右,帖中所列两中人均系张仁奎门生,其中杜凤举为鲁系军阀张宗昌麾下(曾任直鲁联军第十军军长)悍将,虽然军阀混战中败给过陈调元,似乎对其影响不大。崔年方而立,但能使杜凤举这样的人为中人,自然不可小觑。
另据《中国帮会史》,崔锡麟入张门是在1933年:
1933年西北军二十五路总指挥军官崔锡麟经张仁奎门徒杜凤举军长、戴介屏师长的介绍赴沪向张仁奎送上门生帖子。1935年已在上海的时事新报、大晚报、英文大陆报、申时电讯社四社总管理处工作的崔锡麟,参加了张仁奎开的大香堂,由张的门生成为正式的门徒。张仁奎的门徒上海警备司令杨虎、黄金荣、四社总管理处负责人张竹平、汪禹丞之子时事新报总经理汪英宾、中国邮政储金汇业总局主任秘书季自求及南京的韦作民、张竞立等人参加了此次香堂。在外省的蒋鼎文、陈铭枢、韩复矩、孙桐萱、王修身、戴介屏、杜凤举等委托同参弟兄代表参加。
香堂开过后,有人提议以社团法人的形式组建「仁社」。这一提议被张仁奎接纳,遂由张竹平、韦作民、徐逸民、庄铸九、季自求、陈守志、崔锡麟等七人为筹备委员,仁社社址在福煦路(今金陵西路)383号。
一个在随后的历史舞台上奉上相当精彩和热烈演出的重要角色横空出世,崔锡麟也就被推向了幕前。从此时开始,直至1949年,崔锡麟的人生就如上海滩的霓虹一样五彩斑斓,他上可通天,先后被蒋介石两次接见,任职兰州时又被李宗仁、于右任、居正等国民党政界军界高层引为友侪,至于朱绍良、韩复矩、黄琪翔等封疆大吏,更不在话下。陈其昌先生发表在《高邮日报》的文章《说说崔锡麟那些事》中关于这些事情有比较细节的描述:
崔锡麟在兰州任中国农民银行经理并兼中央等四行管理处兰州分处委员时,接待应酬成了常态。诚然,崔锡麟偕子也遍访(游)陕、甘、宁、青各地,受到各省主席款待。在兰州,吴稚晖在崔锡麟家吃饭,挥毫存念;于右任也是常客,为崔锡麟的两个儿子写了两纸「同心同德」,上款竟然称「开元开明世兄」,让崔锡麟担受不起。居正住在兰州蒋介石前妻姚冶诚处歇夏,常到崔家吃饭,并题诗以志,诗的最后两句为「行来尝遍兰州味,特别崔家狮子头」。蒋经国、蒋纬国也造访过崔家,崔锡麟也请他们吃饭。
可以窥豹一斑。不过,于近现代艺术史而言,作为样本的崔锡麟更高的价值在于他是那个时代的活化石,在各个艺术家的笔下继续璀璨。陈其昌先生说:
对待路过兰州的画家,崔锡麟则出于酷爱书画艺术,必定拜访、接待。张大千、丰子恺、潘絜兹等都曾是崔家座上客,且有画相赠。1987年元旦(即崔锡麟辞世当年),崔锡麟寄给潘絜兹的诗中有「四十五年伤阔别,皋兰旧雨半飘零」的缅怀和感叹。崔锡麟去世后,潘寄来挽诗和跋。诗云:「金城订交五十年,管鲍高义薄云天。邦国多难成大节,谁人不道先生贤。扫尽阴霾迎丽日,结社盂城诗如泉。空梁月冷人归去,极目南天涕泪连。」身居北方的潘先生只能遥望南天,以诗代哭。
1943年从敦煌回蜀后,张大千每以所作赠人,应接不暇。但从已有的资料看,所赠不过山水、花鸟,或幅巨,或工精,得赠其所摹敦煌人物作者绝少,而番女题材之作更绝无仅有。此幅1943年忆前年塔尔寺观灯赏舞作赠崔锡麟,大概是近年所见该题材惟一一件真绝之作。眉目刻画、衣纹描摹、色墨交相,均已臻化境,虽尺幅稍逊,但毫不影响它成为张大千的人物代表性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