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6933 清乾隆 粉彩百鹿尊

粉彩百鹿尊
拍品信息
LOT号 6933 作品名称 清乾隆 粉彩百鹿尊
作者 -- 尺寸 高43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6,000,000-9,000,000 成交价 RMB 11,960,000

“大清乾隆年制”款
尊敞口,口下渐广,垂腹,圈足。肩两侧对称饰矾红描金螭龙耳。外壁以粉彩绘饰纹样,腹部以大段留白为水景,相隔两岸,区别远近景色之更替,但见隔岸地势起伏,植被繁茂,梅花鹿三五成群,或奔跑,或憩息,或相偎,姿态各异,但描绘简略,突出远景之比对。近景处则描绘详实,寿石相迭,有嶙峋峥嵘之貌,其侧两株苍松相依傍,枝干遒劲,松盖如伞,夹岸处有溪流跌宕而下,松荫之下几只梅花鹿徜徉其间,与常见百鹿尊鹿纹描绘较为简略不同,本品之鹿纹颇具西洋画法,鹿毛的质感通过明暗之对比,色彩的交错得以精细的表现,百态悉备,生动而传神,而山石苍松之画法则更多的遵循中国传统山水画之笔意,二者交融于此方天地,可谓中西合璧之佳器。清朝以骑射开国,武夺天下。清乾隆帝是一个极力提倡“国语骑射”、尊崇祖制、敬天法祖的皇帝,对武备建设极为重视,《清实录》多次记载其勉励王公贵族、八旗子弟操练骑射,不可怠误。如“朕恭览实录。当太宗文皇帝时,王贝勒内即有懒于骑射之事。今承平日久,想诸王中亦必有废弛者。我国自开基以来,首重骑射,理宜恪尊旧典,服习勤劳。即如朕每岁行围,犹能于马上驰射,此乃众所共见者。著通谕阿哥、诸王各宜凛遵祖训,勤勉奉行,传之子孙毋替。”故而于乾隆三年恢复祖父所立惯例,定期于京城东北,近承德热河处设御用木兰围场,进行“木兰秋狩”,木兰为满语,意为“哨鹿”,每年秋季狩猎时用八旗兵头戴鹿头,在树林里口学鹿啼叫,引诱异性,鹿出之则合围猎杀。可见鹿即为主要的狩猎目标,朝廷常命宫廷画师至木兰围场,记录皇族狩猎情景及围场山林之美,例如宫廷画家郎世宁等即有多幅绘画相关题材,如《弘历击鹿图》、《乾隆皇帝射猎图》等,如把本尊之纹样徐徐展开,犹如一幅木兰围场的山水画卷展现于眼前。此类纹样清宫或有粉本,可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西洋传教士艾启蒙画《百鹿图》,景德镇工匠就照着这些画卷,把这清皇朝重要的活动重现于百鹿尊之上。据历史档案记载,此类瓷尊于乾隆即位初年已有烧制,或为恢复宫廷狩猎习俗而特制。《活计档》载,乾隆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传旨交与烧造瓷器处唐英,将洋彩百禄双耳尊一件并青花白地盖碗一件,此二件照样烧造,不要耳子。” 无耳百鹿尊,现仅知一例,该例现藏东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图见《静嘉堂藏清朝陶磁景德镇官窑の美》,页69,编号59,同录一对双耳尊例,耳为蓝彩,页68,编号58。百鹿尊更多缀以矾红彩耳,本品即为一例。上海博物馆收藏一例,器形纹饰相近,载于《中国陶瓷全集》,卷15,图版17,并刊于该书封面。清宫旧藏另见一尊,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珐琅彩.粉彩》,图版85。吉美博物馆 Grandidier 旧藏一件矾红耳百鹿尊,载于《东洋陶磁大観》,卷7,编号190。另一例出自 Stevenson Burke 收藏,售于香港苏富比1980年5月8日,编号248,曾展出于《100 Masterpieces of Imperial Chinese Ceramics from the Au Bak Ling Collection》,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伦敦,1998年。还有一尊于纽约苏富比2016年3月16日售出,编号321。另可参考一蓝耳例,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刊于《故宫珍藏康雍乾瓷器图录》,页338,图版19。参阅:《静嘉堂藏清朝陶磁景德镇官窑の美》,静嘉堂文库美术馆,东京,2006年,页69,编号59、页68,编号58《中国陶瓷全集》,上海,1999年,卷15,图版17《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珐琅彩.粉彩》,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图版85《东洋陶磁大観》,卷7,东京,1981年,编号190。《故宫珍藏康雍乾瓷器图录》,香港,1989年,页338,图版19。

备注:美国重要私人收藏,购于1970年代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