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36 明万历 青花五彩镂空龙纹五峰笔山

青花五彩镂空龙纹五峰笔山
拍品信息
LOT号 5536 作品名称 明万历 青花五彩镂空龙纹五峰笔山
作者 -- 尺寸 长22cm 创作年代 明万历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1,092,500

「大明万历年制」款
备注
1.美国西海岸藏家旧藏;
2.佳作书局,纽约(PARAGON BOOK GALLERY)

笔山乃文房之必备,又称笔架,笔格或笔床,是为放置毛笔专用。现知南北朝时期,南梁吴筠题有《笔格赋》,述其将桂树枝做笔架,描写惟肖。唐代诗人杜甫题有「笔架沾窗雨,书签映隙熏」诗句。宋代更有米芾《珊瑚帖》墨迹传世(故宫博物院藏),帖中画有珊瑚笔架,做三叉形,左书「金坐」二字,并即兴所书:「三株朱草出金沙,来自天支节相家。当日蒙恩预名表,愧无五色笔头花。」可见「文房四宝」以毛笔为首,由笔而至笔架,多受世人所爱。
笔架的形制历代演变,各具特色,唐宋时期形成定式,以山峦式为主流造型。经元至明,笔架的形式与材质也逐渐丰富起来。明人屠隆《考盘余事》记载:「玉笔格,有山形者,有卧仙者,有旧玉子母猫长六七寸,白玉作母横卧为坐,身负六字起伏为格。」 明人文震亨《长物志》:「白定三山、五山及卧花畦者,俱藏以供玩。」晚明之际,随着士人阶层的兴起,居室文化获得前所未有的发展,文房诸品均突破原有的材质之限制,迈向一器多材,造型多变的辉煌时代,除以铜铁玉石为之外,瓷制笔山于此时颇为流行。
此笔架造型古拙大气,底座的设计别致新颖,上部凸起一道弦纹,下以青花双线勾勒壶门牙口纹样,内填饰矾红彩,下填绿彩,一如同时期的明式家俱一般,散发着独有的文人气质。
笔山上部五峰巍然屹立,上以青花五彩描绘五龙腾跃于海水江崖之上,中间为黄色正面立龙,青花点睛,矾红彩描绘须发并勾勒身体轮廓、鳞片,怒目叱诧,齿爪锋利,大有呼之欲出之感,龙为天子之象征,「黄」与「皇」谐音,历为皇家专用,由此也可见本品级别之高。两侧四龙昂首呼应,青花绘蓝龙二,红龙、绿龙各一,须发前披,凸显万历时期粗犷之风。设色瑰丽,对比鲜明,其青花幽紫深沈,红彩浓阳正艳,绿彩青翠欲滴,黄彩老辣坚硬。尤其青花一色深沈蓝艳,深入胎骨,为典型高级钴料之特征,当为「回青料」,可知本品之烧制当距嘉靖不远。足沿露胎,可见胎体颇为坚质,上附火石红自然沈着,底部于青花双方框内书「大明万历年制」楷书款识,自右至左一行书写,书体结字工整,颇具力度,自有万历一朝风貌。
仔细观察还可发现,五龙之龙形均有剔刻工艺以强调其立体感,形成浮雕之效果,以龙爪处最为明显,使五龙真有飞腾之感。尤为特别之处在于器身镂空作流云形孔洞,周围以墨彩双线勾勒轮廓,中间填绘绿彩,以凸显视觉效果。此式镂雕技法装饰效果极佳,然难度颇大,烧造极为不易,考究其制作工艺,当是先以模具为之成型,在胎体塑造完成、泥胎半干之时,以锋利工具戳出孔洞并加以修整,后以釉泥醮合,再依虚实之需镂雕为器,复施钴料入窑进行第一次烧造,烧造完成后,再敷以矾红、黄彩、绿彩等釉上彩,入窑进行第二次烧造。镂空处因受热后应力变化,往往导致器物疵裂变形,百中不得一二,成本高昂,为当时之大患。《明神宗实录》中对此有明确记载,万历十二年(1584):三月己亥「工科都给事中王敬民极言瓷器烧造之苦与玲珑奇巧之难。得旨,棋盘、屏风减半烧造。」 由此可知,此类「玲珑奇巧」之器烧造十分有限,清代时即开始于宫廷文献设档纪录,据乾隆朝《呈贡档》记载:「八月初一日,奴才扎拉豊阿恭进:……嘉窑五彩架笔成件……」,及宣统二年二月十四日立《库收瓷器账》载:「宣统二年二月十四日,总管廉和、张得安奉旨查明库内宝存:……五彩明瓷笔山一件(安毓庆宫)……」传世万历笔架中以青花者较为多见,五彩尚见有三峰者,与本品相同之五彩五峰镂空者,故宫博物院存相同一例,另有香港苏富比拍卖2001年秋季拍卖会第502号见有一例,余再未见,故本品当为御案上之文房佳器,可谓珍贵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