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4510 吴冠中 1975年作 黄山三岛

黄山三岛
拍品信息
LOT号 4510 作品名称 吴冠中 1975年作 黄山三岛
作者 吴冠中 吴冠中 尺寸 68×40.5cm 创作年代 1975年作
估价 8,000,000-16,000,000 成交价 RMB 14,720,000
出版
《吴冠中画选》 P9 人民美术出版社 1979年版
《中央美术学院教师油画选》 1983年版
《吴冠中全集 II》 P306 湖南美术出版社 2007年版
《看日出——吴冠中老师66封信中的世界》 P92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011年版
签名:荼
展览
1979年 亚洲美展 福冈美术馆 / 日本

此作品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保利拍卖现当代艺术部工作人员

且说黄山
文/吴冠中
微雨中从后山云谷寺步行上北海,一路游人不绝。从山上下来的人都抱怨,说上山两天什么也没看见,弥天大雾,只能欣赏眼前的松树根和石栏杆。何不多住几天呢?他们是在会议中挤时间上山的,有期限。但也有人说,他上次在黄山一星期,天天大睛天,百里见秋毫,一点雾也没有,可说看尽山石真面目,反感到有些乏味,因此这回是专程来寻雾里黄山的。没有云雾不好,全是云雾当然也不好,云雾,它是画家挥毫中的艺术手法。大自然才是大艺术家,虚虚实实,捉弄游人,诱惑游人,予游人以享受和满足,不永不满足!放眼一望,茫茫云海中浮现着墨色的山峰,千姿百态峰峦之美多半在头顶,云层覆盖了所有的山脚、山腰,有意托出顶峰之美,以其银白衬托峰峦之墨黑,以其海浪似的横卧的波状线对比刚劲的山石垂线,抽象,抽象,抽出具象世界中的形式之美,大自然理解抽象之美,也惯用抽象手法。人们每次游黄山都获得不同的美感,就是缘于大自然抽象手法的无尽表现吧!朝朝暮暮,辛苦的摄影师和画家们长年累月在守候、捕捉云雾与山峦的幻变、虚与实的较量、抽象与具象的转化。

东边日出西边雨,秋天的黄山更是瞬息万变。登山坐爱枫林晚,老年人吃力地爬上始信峰,只能坐在石头上好好休息,慢慢欣赏脚下“红树间疏黄”的斑斓秋色。稍远处,丛丛红树和黄叶则如漫山遍野的花朵。突然乌云压来,白雾在彩谷间飞奔,团团、条条、丝丝,追逐嬉戏。雨将至,怎办?但从那乌云的窟窿中遥望山下,明晃晃的阳光正照耀着人家白屋。雨并没有来,倒降下了大雾,一片迷茫:隐隐丛山、浓淡层林,偌大的水彩画面!细看朦胧处,有人在活动,从画面比例看,人画得太大了,其实呢,人就在近处,“朦胧”将具象推向了深远。

我并不认为,欧洲中世纪哥德式教堂的建筑师是从黄山诸峰获得的启示,但你从清凉台上观望对面群峰直指天空的密集的线,令人惊叹,这与哥德式教堂无数尖尖的线指引信士们升向天国那感觉、感受与美感似乎正相仿佛。许多中国画家从黄山获得了美感的启示,特别是山石的几何形之间的组织美方与尖、疏与密、横与直之间的对比与和谐。尤其,高高低低石隙中伸出虬松,那些屈曲的铁线嵌入峰峦急流奔泻的直线间,构成了具独特风格的线之乐曲。平时并不接近中国画的朋友,游黄山后再去翻翻黄山派的画集,当更易了解画家们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如先已看过石涛等人的作品的,那么,有心人,你在黄山中寻觅了石涛等人的模特儿吗?我两次到黄山,总爱在其中寻觅石涛,正如在法国南方爱克斯的圣维多利亚山前寻觅塞尚。

“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一语道破了艺术效果的关键。大自然的雕刻家创作了无数似与不似之间的佳作。至于是佳作、杰作还是平庸之作,那主要还须从形体的形式美感方面去衡量,像不像与美不美不能等同起来。到排云亭观西海群峰,峰端犬牙交错,石头的形象有尖有方,或起或伏,其间更穿插松的姿态,构成了宏伟的线与面之交响乐。正如歌德说的:“凝固的音乐是建筑,流动的建筑是音乐。”线,从峰巅跌入深谷,几经顿挫,仍具万钧之力,渗入深邃的山谷,人称那谷底是魔鬼世界,扶栏俯视,令人腿软谷外,一层云海一层Ⅲ,山外云海海外山,大好河山曾引得多少英雄折腰、诗人歌颂!年轻人,有幸早日瞻仰祖国的壮丽;老年人在告别人生之前,也奋力拄着拐棍前来一睹自家江山。游人挤着游人,剎那间,小小的排云亭挤得已无插足之地,人声嘈嘈:哪里是天女绣花?仙人踩高跷?文王拉车?武松打虎?天狗……老虎的尾巴!仙人的靴子!仙女的琴!像!像!不太像!尾巴太短!大喊大叫,吵吵嚷嚷,其间夹杂着欢笑、得意、惊叹,也有人因尚未看清靴子或尾巴而着急,如再认不出来,似乎这趟黄山之行便是白白糟蹋了。

我走在僻静的山径中,道旁有些较大的松树根部主干却被竹片包裹起来,像套了靴子的腿,看不出腿的形状了,自然不好看,煞风景。我想那是为了防牛群和羊群往树干上蹭痒痒吧,因我见过拴牛系马的老树上也有类似的防护,北京动物园熊山中的树干上也有同样的防护,以防牲口对树木的摧残。但当我爬上那些险峰绝壁处,那里的奇松上也包着竹围裙,难道牛羊也会被放牧到峭壁险崖上来吗?原来那是为了防游人刻字留言,有些名松就因被人刻字太多,凌迟而死!人们爱松,护松。“梦笔生花”的那朵花,是石隙中生长的一棵岁月悠久的苍劲的松,那里游人倒是爬不上去的,但衰老是必然的自然规律,松将死,黄山管理处曾邀请专家上去研究抢救,大概已救不活了。“梦笔生花”将只是美丽的回忆了,让下代的游人们根据那笔,那似笔似笋的石的体形,去想象最美最别致的花朵。

黄山在吴冠中的风景画中是最重要的题材之一,这座千古名山曾经给很多中国画家以美的启示,如清代的石涛、近现代的黄宾虹、张大千等。对于吴冠中而言,他从黄山峰峦的千姿百态中发现了几何形式的美感,在各种方与尖、疏与密、横与纵之间的对比与和谐中提炼出了独特的造型语言。此幅《黄山三岛》作于1974年,吴冠中在1973年时与黄永玉、袁运甫、祝大年等人赴黄山写生,此后他创作了不少以黄山为题的作品。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是吴冠中的油画语言成熟期,他在这个时期的作品以写实性的风景画为主,同时他也在考虑画面中的空间设计和形式构成的元素,另外他在1974年时重新创作水墨画,水墨画和油画的技法开始交互影响,彼此渗透,这使他的风景画较之以前的乡土写实风格多了一份文人雅趣。

画中的“黄山三岛”是著名的黄山景观蓬莱三岛,在黄山上过“一线天”后,登数十级,再回首看,可见三座参差不齐的小石峰相拥而立,峭拔耸峙,峰上奇松挺拔,形态各异。画中截取的即为这一幕景致。这幅画的构图较为平稳,类似于黄宾虹的黄山主题的山水画,在平远中逐渐展开深远的空间,直逼眼前的高耸山峰和远山上的弯曲山路造成一种险势,极具视觉冲击性。与黄宾虹致力于以各种皴法表现山石的质感不同,吴冠中所感兴趣的是山石的块面和线条。山峰的表面被分割成数个形状不规则的块面,一些断断续续的线条表现出石头的断层或纹理,山体的明暗效果并不明显,仅在山石迭加处略微施加阴影,画家可能是有意营造出一种平面装饰性。悬崖绝壁上生出的松树如同黑色剪影,这些没有立体感的松树是以水墨画式的技法画出,姿态冷峻优美,仿佛是从黄宾虹的山水画中移植而来,不过在这里并不突兀,灵动的线条与山石的块面构成了线与面的形式组合。吴冠中一向喜欢黄山之松,他曾在散文中写道:“黄山松的奇异多姿是风吹雨打的结果,是生命的挣扎”,在这幅画中,画家就是以险绝的环境烘托出松树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