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制铜胎掐丝珐琅仿古缠枝莲纹大铜镜

5839 清康熙 御制铜胎掐丝珐琅仿古缠枝莲纹大铜镜

作  者:

尺  寸: 直径43.5cm

创作年代: 清康熙

估  价: 5,000,000-8,000,000

成 交 价: RMB 6,555,000



展览:美国加州华侨中华文化交流协会,2011年6月17日-7月17日,编号21

备注:
1.卢芹斋(C .T.Loo,1880-1957)旧藏,于1933年售出
2.法国私人旧藏,于1978年售出
3.1978年法国Mierzuck先生于法国南部戛纳(City of Cannes,France)购得
4.巴黎佳士得,2008年11月21日,编号146(该期拍卖封底)
5.奉三堂艺术基金会藏品 (David Huang & Son Art Foundation)

此镜以精铜所造,镜背鎏金保存情况良好。镜面圆形,打磨极为光滑,照影清晰而柔和。背面施淡蓝色珐琅釉为地,满饰缠枝莲纹,中心有黄铜按钮,边缘以铜圈隔出花边带,深蓝地上亦饰小朵莲花,与缠枝莲图案呼应。纹饰构图繁密精致,圆钮与外区环纹的搭配又调节了内区满地缠枝莲的紧凑布局,从而形成富于节奏的置陈变化。框做菱花形,色泽沈穆厚重,包浆润泽,满雕卷草纹,连绵不绝,团团如意。花纹线条细腻雅致,工艺臻熟,流畅自然。背面无花纹,鎏金厚重。全器气息富丽华贵,鎏金灿烂,釉彩鲜明,使镜面于富贵之中又呈现出形制庄重、质朴自然的仿古之风。此镜置于室内,光华耀目,低调奢华而满室生辉。如此硕大的铜镜造价高昂,极为难得,视野广阔,非一般小铜镜可比。
华夏民族自古以铜镜照容装,并以“镜”为文、为图、为诗。例如明朝重臣张居正所作诗文“明镜照我心,日月佑圣君”等诗词。铜镜从四千年前就已出现,历经齐家文化、商周文化、到唐朝制作工艺更是达到空前高的水平。到清早期,由于传教士从西方引进了“水银玻璃镜”到中国,铜镜才退居使用性质。但在皇家内廷却将之发展成御赏装饰品,制作并摆置于宫廷重要场所,以达到皇帝所期望的“勿忘古、勿忘本”的意义。是次拍品“康熙御制铜胎掐丝珐琅仿古缠枝莲纹大铜镜”就是在康熙皇帝的“索古、好古”思想之下,由宫廷造办处所承造的一件掐丝珐琅重器。其因某种特殊情况流落异乡至今,饱经风霜。早年在法国由知名古董商C.T.Loo公司在1933年改制成桌子的桌面,贩卖于法国私人藏家(图1),后经多位名人收藏,今能重现拍卖场实得来不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