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苏州河

4025 李骆公 1961年作 上海苏州河

作  者: 李骆公

尺  寸: 36.5×52cm

创作年代: 1961年作

估  价: 450,000-800,000

成 交 价: 流拍



展览
1997年 纪念李骆公先生诞辰八十周年作品展 国际艺苑 / 北京
2017年 黑沙骆——李骆公先生艺术与文献展 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 / 天津

来源
艺术家家属友情提供

拿到绍君给我的李骆公油画照后,反复看了好多次,确实非常激动。从照片上看画已经非常好了,今天来看原作,我感觉这种率意是很少人能够达到的,他是一种高度,这种高度没有很高的画艺、人品和精神境界是达不到的,也上不去的。因为三四十年代中国在海外留学的人很多,介绍回来的东西也很多,我们也看到许多原作,也直接看过许多国外大师的原作。骆公先生的画放在欧洲博物馆里比有些大师的画我看毫不逊色。那些40年代的风景画,那率真的质量和纯粹的油画语言和个性是真正的油画质量,作为油画后学到现在还是很难学到的。李骆公的作品能在这里展出,要感谢骆公先生亲属和国际艺苑给了这个机会,让我们能看到这些画,只是太晚了一点。我们真是不知道骆公先生的画这么好!
——尚扬
一个不该被忘记的油画家——李骆公
文/郎绍君
李骆公(1917─1992)原名李立民,出身于福州市郊的一个普通劳动家庭。少年时代就读于一家师范学校,受到美术老师王永濂的启蒙,王永濂曾在上海学画,受染于当时上海西画界的新潮流。1936年,中学毕业的李骆公考入上海美专,受教于刘海粟、谢海燕、关良和倪贻德。其中倪贻德、关良教过他画素描和油画。李骆公的绘画天赋深受关良、倪贻德等的钟爱,他因此也较多接受了他们的艺术观念,以热烈奔放的表现性为追求目标。
1940年8月,毕业不久的李骆公以“黑沙骆”为笔名,在上海举办了第一次油画个展──《黑沙骆洋画作品展》。请柬是他的6位老师即刘海粟、谢海燕、丁衍庸、关良、倪贻德、周多联合签发的,倪贻德以常用的“尼特”笔名为展览目录写了序言。序言说:“黑沙骆是我近年来所发现到的一个稀有的努力于绘画艺术的青年。他克服了环境上的种种阻碍,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在向着真艺术突进。而他所努力的方向却违背了时下的一般好尚,这便是庸俗的避免,传统法则的反对。由于浅薄的低级的趣味,使孤岛的一股画风堕落到纤巧、懦弱、拘谨的病态中了。黑沙骆却以一种野人的姿态出现在这样的画坛上。他的画面上有着构成的力,朴素而厚重的色彩,粗线条的硬性的笔触。这种表现,使我们感觉到钢铁般的坚实,疾风闪电似的迅捷。也许因为他很年轻,他的作品有很多未成熟的,但正因着这未成熟,才充满了旺盛的元气。”这篇序文有推重朴素雄健画风的用意,但对李骆公艺术才华的肯定和评析,充满着热情与真诚。今天我们尚未发现李骆公这次展出的作品(一些售出不知下落,一些在战乱中丢失),从遗存的展览目录可知,它们包括了风景、静物、肖像、裸女、人物,有写生也有创作。从倪贻德的评述可知,这些作品有着粗重有力的表现风格和强悍的生命活力,与上海当时流行的画风颇有不同。
1941年,李骆公赴日留学。先后入铃木绘画研究所、日本大学绘画专攻科,又师从于日本洋画家野口弥太郎、猪熊弦一郎和里胜见藏。野口和猪熊两位先生都是以现代风格著称的西画家,猪熊在法国曾得到毕加索的指导,在日本很有影响,他颇为欣赏李骆公的才能。骆公留学时的作品,曾两次入选“独立美展”,这样的成绩,在留学生中是不常见的。从其师承及后来的作品可以推知,他沿着上海时期的路,主攻欧洲20 世纪初的现代绘画,与大多数留日画家在总的艺术取向上是一致的。
1944 年冬,李骆公回国,先定居于夫人穆东乔的家乡哈尔滨,直至1948 年。在哈市,还有几位留日的同学。1946年,解放区艺术家朱丹、华君武、张仃、刘迅等来到哈尔滨,与骆公成为朋友。关于他在日本和初回国时的艺术状况,刘海粟和张仃等有过一些记述。刘海粟在《驼踪》一书的序中说:“早岁,骆公在上海美专就读,他那才气横溢的油画习作,受到过倪贻德、关良等教授的好评。他去日本深造,我是鼓励者之一。当时日本画坛狂热地崇拜毕加索、马蒂斯、凡高,以至弗拉芒克。他追随野口弥太郎、猪熊弦一郎以及里胜见藏,苦练油画,进步甚速,使同班的日本学子刮目相看。他回国后不久,到上海来看我,还带来一些作品让我欣赏,这些画风格上接近弗拉芒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张仃记述说:“那时,他的油画是画在中国的绢上,用极薄的稀油,画水墨画那样的效果透明的油画,努力于油画民族化的试验,我很欣赏。在我哈尔滨的书室里,就挂了李骆公的油画《哈尔滨之春》。后来,看到他在日本学画时的作品,他两次参加日本独立美展的照片,洋化得很地道,风格近似弗拉芒克。其时,他正师事野口弥太郎、猪熊弦一郎和里胜见藏。相比之下,他画的《哈尔滨之春》,风格就开始中国化了。”张仃所见骆公在绢上画的探索中国风的油画,后来在乱离中毁失,难睹其梗概了。但1944 年冬至1948 年初,骆公在哈尔滨等地画了不少写生作品。它们多描写江岸、船舶、街道、花园和俄式建筑;画面上的时令,包括了春、夏、秋、冬四季,即便那些已经变了色、蒙上一层人世沧桑的画面,也还能看出夏日的阳光,秋天的清朗和寒冬的空清。船只往来的松花江面,沐浴者闲适徜徉的黄色沙岸,木石栏杆围绕的寂静别墅,错杂着马车、黄包车、自行车、人力小推车和匆匆过客的街市,以及点景人物的礼帽、文明棍等等,倏然把我们带回业已远逝的年代和历史情境之中。由于种种原因,早期中国油画家描绘本土城市风光的作品保留下来的不多,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的收藏微乎其微。李骆公先生的这批作品,是弥足珍贵的。
50 年代初,他参与了天津河北师范学院美术系的创建,即天津美术学院创始人并担任了第一届系主任和天津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革”初期,李骆公作为“摘帽右派”和“反动”篆刻家,和“走资派” 一样,无例外地受到抄家、挨打、关“牛棚”的待遇。1979 年,他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不久,以书法篆刻家的身份担任了桂林画院院长。但直到他逝世,人们仍不知道李骆公还是一位油画家,更不知道他画得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