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4013 草间弥生 2002年作 花

作  者: 草间弥生

尺  寸: 32×28cm

创作年代: 2002年作

估  价: 600,000-800,000

成 交 价: RMB 1,265,000


签名:yayoi kusama Flowers 2002(背面)
展览
2014年 守望经典对话当代艺术北京博览会 全国农业展览馆 / 北京

草间弥生,拥有自己传奇的人生。在家乡日本历经了苦痛的童年,草间弥生在 1958 年只身前往美国。在纽约的十余年里,她目睹了美国艺术界从抽象表现主义、极少主义、波普艺术、到激浪派的行为表演等诸种艺术流派的风起云涌,但是无论在当时的美国,还是今日的全球化时代,草间弥生都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因而被称作艺术世界的“前卫女王”。
草间弥生作品中,同时也是她幼年反复描绘的,便是花的形象:与象征生命力的南瓜不同,妖艳而舞动的鲜花,在草间弥生那里,则更趋近于死亡的体验。南瓜与鲜花,在草间弥生的艺术世界,恰恰共同构成了生与死的维度。草间弥生曾谈起自己一次因幻觉受伤的经历,便与花有关。一次,她被家中桌布的红花图案吸引,不料却因此坠入幻觉的深渊,当她将目光从桌布移开,发现整个房间从地板到天花板,早已无处不在地爬满了红花的图案,这样迷幻的空间如同一头巨兽,将草间弥生吞没其中,她也因此丧失意志,从楼梯上摔下,不幸扭伤了脚踝。因此,在正常人眼中美丽的鲜花,在草间弥生看来却指向了永恒的死亡,在如此美丽而又残酷的巨大反差,草间弥生想要表达的,是自己克服幻觉的努力,是直面死亡的勇气。就这样,草间弥生借由自己独到的观察力,与特殊的病患身体,将自我的经历、内心的情感与对宇宙万物的认识,通过画笔与客观物象相勾连,进而模糊了物我之间的界限,瓦解了主体与客体的分野,由此在这个意义上,成为了后现代艺术的预言者与实践者。同时,草间弥生的绘画特有的原点与网格的面貌,也与当下互联网时代的特征相契合,当黑色的计算机屏幕与数据传输隔断了人的情感交流,当快速消费的步伐来不及等待沉重的肉身,草间弥生却赋予网络时代以生命的形态,在她的鲜花图像里,观众看到的不是冰冷的数据,乏味的生活,或严肃的说教,相反,观众看到的,是一位女性艺术家敏感而脆弱的内心,是一段令人唏嘘的孤独境遇,一种亟需被理解与渴望交流的真诚;同时,通过这样的创作,草间弥生的艺术也打破了作品的客体,与观者主体间森严的壁垒,使得观者在与艺术作品的融合中,重新发现自我,并重新体味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