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釉刻莲塘双凫大钵式碗

5189 元 白釉刻莲塘双凫大钵式碗

作  者:

尺  寸: 直径27.8cm

创作年代: 元

估  价: 3,500,000-5,500,000

成 交 价: RMB 4,370,000



备注
1.藤田男爵旧藏,明治十七年;
2.池田孟旧藏,昭和三年;
3.伊豫西条,松平家旧藏,昭和二十七年

此件大碗通体满施白釉,色如象牙,质若羊脂,温润匀净。碗心先以双刀斜入,勾出茨菇叶之一面,此一面并出一宽一细的凹陷;茨菇叶之另一面以单刀斜挑,由是可见叶卷叶舒之态。方寸之间,单刀双刀并用,得见成竹在胸的灵运匠心。两从茨菇叶间以同样刀法各划一对野凫,并以竹篦信手而划水波涟漪,灵动荡漾。
野凫双莲纹在北宋定窑器中颇为常见,梅尧臣有《东溪》诗曾赞:「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将老树换成新荷,正是盘中意趣。刀锋所到处,釉水沈积,令之线条层次鲜明,画面更加饱满。惟类似的图样流传至今且善者稀少,仅见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两件定窑双凫纹盘,定为北宋至金时期之器,其器形、内容、布局、纹饰及处理手法均与本拍品同类,口镂髹漆铜棱扣,而本品为碗,且尺寸更略大,见蔡玫芬主编:《定州花瓷:院藏定系白瓷特展》(台北,2013年,页124-125,图版 II-74(fig.1)及II-75)。据文章提及,成对水禽畅游于水塘间,是定窑刻花器常见之图像,且为北宋以来惠祟小景广受喜爱的写照。另参看比较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以及瑞典收藏家卡尔•坎普博士分别藏一件北宋定窑划花莲塘双凫盘(著录于Jan Wirgin,《Sung Ceramic Designs》,伦敦,1970年,图65及66a)。
此碗并集茨菇叶、双凫、在同类纹样中可谓至臻。碗外壁垂泪连连,盖因素胎罩釉之后,需阴干入窑,彼时泪痕已凝,所以不论仰烧、覆烧,泪痕皆自盘口下流。乾隆帝曾咏定窑「巧输今冶矣,朴副古名夫。」闭目把玩,此盘质若膏腴,表面起伏如触肌肤,个中趣味岂是今冶所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