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6 明成化 青花折枝花卉纹卧足杯

青花折枝花卉纹卧足杯
拍品信息
LOT号 5176 作品名称 明成化 青花折枝花卉纹卧足杯
作者 -- 尺寸 直径7.7cm 创作年代 明成化
估价 3,500,000-6,500,000 成交价 RMB 10,005,000

「大明成化年制」款
备注
1.日本京都下京古仪茶道薮内流第十三代传人心隠斎春伦“不群之斋”旧藏,“不群”为其铭,活动于江户时代中期(18世纪);
2.日本关东重要茶道家族旧藏

明成化青花折枝花卉纹卧足杯,形制精巧,胎体轻薄,直口弧壁,口沿微微内敛,曲线柔美,通体施釉清透明润,釉色微微闪青。杯外底内挖形成卧足,修足圆润,足沿露胎处可见胎体洁白细腻。外底青花双方框内书“大明成化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识,字体隽秀。外壁绘折枝栀子花六朵,内底青花双圈内绘团花牡丹一朵,俱以青花勾勒轮廓,再加以平填,笔触精妙,青花发色柔和,典雅丽质。该杯造型口坦而浅,有所谓“瓮肚釜底线足”之称,与明高濂《遵生八笺》所记“光莹如玉”、“质细料厚,式美足用”的宣德御窑“细白茶盏”特征一致,故可确认为茶盏。其胎稍厚,端拿不烫手,口坦而浅,便于散热。北京故宫、上海博物馆各藏相同一例,可作参考,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亦有相同的出土残器收藏。私人收藏见台北乐山堂藏有一例,售于苏富比香港2017年春拍第3102号,成交价达港币3385万。
成化御窑多用国产“平等青”料,大异于永宣青花之浓重青翠,厚堆铁斑,而是细炼精纯,成色均匀如一,细腻柔和,以创清丽淡雅特质,呈现出清丽淡雅、烂漫天真的青花面貌,以轻盈秀雅的风格独步一时。
从古人品茶所用茶杯颜色来看,宋代尚黑,明白尚白,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提到的宣德白瓷有如此记述:“宣庙有尖足茶盏,料精式雅,质厚难冷,洁白如玉,可试茶色,盏中第一。”该杯釉色洁白温润,造型口坦而浅,有所谓“瓮肚釜底线足”之称,与明高濂《遵生八笺》所记“光莹如玉”、“质细料厚,式美足用”的宣德御窑“细白茶盏”特征一致,故可确认为茶盏。其胎稍厚,端拿不烫手,口坦而浅,便于散热。相同器形亦见有斗彩器,为同形异彩之佳作。
杯外底青花双方框内书“大明成化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识,中锋运笔,起落笔处无虚尖。这一款识在成化四年就已定型,且一直未变,特征鲜明,本品款识与台北故宫典藏“明成化 斗彩鸡缸杯”(台北故宫编号藏一六四19之1、2)款识比较可见高度相似,极可能出自一人之手。孙瀛洲先生在谈到成化官窑款时说:“成化官窑器的款识多用藏锋笔法,故少有纤细的笔锋;而且笔道粗、字体肥,柔中含有刚劲,格外显得圆拙有力极有含蓄。” 并把鉴定要点编成六句歌谣:“大字尖圆头非高,成字撇硬直到腰。化字人匕平微头,制字衣横少越到。明字日尖年肥胖,成字三点头肩腰。”其字体稚嫩,略显朴拙,不太可能出自书法名家之手,刘新园先生推断“极可能出自少年成化皇帝之手”,并且对比成化皇帝本人的传世书画作品、宫廷画风状况及相关史料可以确信,成化帝对成化御窑瓷器的研制、设计、烧造自始至终都亲自敢于,并且充满了比他的祖辈们更加浓厚的兴趣。
成化瓷器之所以成就斐然、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与当时不计工本的的投入密切相关。无论在彩料提炼、烧制工艺,还是在验收标准,成化御窑皆冠绝有明一代。鉴于瓷器生产的特殊性,明代窑厂产品残次率一直居高不下,御窑厂残次率更是高的惊人,明人王世懋(万历十六年前)称当时窑厂所产能供御用之完好品“大率十不能一二”,由此大抵可知成化时期御窑成品率之低,对此也可由如今景德镇成化地层窑址出土得到印证。研究窑址出土残片可知,成化御窑成品稍有一点瑕疵,如色彩不佳、呈色不好即告落选,为防止流入民间,均被打碎掩埋,由此也可见传世成化器物均是当时质量最为上佳的选中之选。
如此严苛的甄选,导致御窑花费巨大,对此史料多有记述,如《明史•食货志》载:“成化间,遣中官之浮梁景德镇,烧造御用瓷器,最多且久,费不赀。”《明史•梁芳传》载:“成化二十一年三月,帝视内帑,见累朝金七窖俱尽。”
本品源自日本京都下京古仪茶道薮内流第十三代传人心隐斋春伦“不群之斋”旧藏,“不群”为其铭,活动于江户时代中期(18世纪)。佳士得香港2017年春季拍卖会中国古代书画专场 Lot982金农《墨松》,同源自心隐斋春伦“不群之斋”旧藏,亦钤有“不群之斋”鉴藏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