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2 元 青花模印游龙纹高足杯

青花模印游龙纹高足杯
拍品信息
LOT号 5142 作品名称 元 青花模印游龙纹高足杯
作者 -- 尺寸 -- 创作年代
估价 5,500,000-8,500,000 成交价 RMB 7,590,000
出版
1.Harry Garner 爵士,《Oriental Blue and White》,伦敦,1954年,图版2A
2.E.E. Bluett,〈Chinese Works of Art in English Collections: The Collection of Mr. and Mrs. R.H.R. Palmer〉,第1部分,《Apollo》,1958年4月,页160,图VIII ;
3.《徐氏艺术馆》,香港,1991年,图版57 ;
4. 康蕊君,《玫茵堂中国陶瓷》,伦敦,1994-2010年,卷4,编号1619

备注
1.山中商会(1940年1月,£38);
2.R.H.R. Palmer(1898-1970年)收藏(编号 539);
3.香港佳士得,1989年1月17日,编号561 ;
4. 香港徐氏艺术馆藏品(静观堂);
5.瑞士玫茵堂旧藏;
6. 香港佳士得1996年11月3日,编号542 ;
7.香港苏富比,2012年10月9日,编号17;
8.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编号EK409

展览
《历代文物萃珍:敏求精舍三十周年纪念展》,香港,1990-91年,编号121

高足杯盛行于元代,也称马上杯,是为满足马背民族善骑喜饮的习俗而作。本品撇口鼓腹,下承高足式把柄,有竹节凸棱。碗外壁绘赶珠龙纹,龙身修长矫健,张嘴欲噬火珠,气势威猛,颇具动感。口沿绘卷草纹一周,内壁模印四爪逐珠游龙成双,首尾相接,杯心绘青花折枝菊花,工艺上集青花绘画与模印于一身,时代特征明显。
陶瓷高足杯在中原文化中很早即已出现,目前所见最早实物为湖南长沙南朝墓出土的青釉高足杯,但大量出现应是元代,见有青花、卵白釉、釉里红等多个釉色和景德镇、龙泉等不同窑口所产,并且有杯口大小、撇口直口等不同样式的区别,可见当时社会对这一器形的需求还是非常大的,为生产量最大的一类。关于此式高足杯之用途,学者多有考证,有酒器、茶器、盛果器等多种说法,如刘新园先生最早援引《事林广记》版画插图和《格古要论》的记述,认为元代高足杯有「靶盏」之称,作为「胡元饮器」或祭器使用,并指出其同时被当作酒杯和盛放糕点、水果的容器。酒器一说可从德国国家图书馆藏的一套珍贵的元朝蒙古细密画得到印证,其表现的是伊尔汗国大汗登基典礼的盛况,其中一幅大汗和王妃手中执白色高足杯,杯中盛红色液体,正是古人文献所记葡萄酒的柿漆色。
此类高足器物的仅于元代流行,推测其原因当与蒙元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密切相关,从前述版画及细密画可以看出,元人因游牧流动性大,日常生活桌椅配备有限,即便是贵族宴饮,虽配少量桌子、椅或凳,但并不围桌用餐,而是靠侍从奉至手中享用,至于普通人只能是因陋席地而食,带有高足的杯碗显然更便于持握。
本品碗壁模印纹饰清晰,其制作工艺颇为考究,融汇诸种装饰工艺于一体,其中模印工艺颇为精巧。运用此法,先需做出雕饰行龙纹的阴模,在杯体印模成形且外模未除之前,趁坯体表面半干状态对准内壁覆上阴模,再于模印纹饰以外的坯体上绘画纹饰,至此方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