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

1833 齐白石 雄鹰 镜心

作  者: 齐白石

尺  寸: 77×33cm

创作年代:

估  价: 1,000,000-2,000,000

成 交 价: RMB 1,150,000

著录:
1.《巨匠齐白石--诗情乐韵溢丹青 》,第14页,诗情乐韵溢丹青展览组,2010年。
2.Modern Ink:The Art of Qi Baishi,pp.14,The Mozhai Foundation and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2014.
款识:鹰兮鹰兮,深林藏栖。既饱野雀,又搏我鸡。恩开三面纲罗低。白石题。
印文:老苹
展览:
1.“The Carved Brush:Seal Carving,Calligraphy and Painting by Qi Baishi(1863-1957)”,Asian Art Museum of San Francisco,2013-2014.
2.“Modern Ink:The Art of Qi Baishi”,The Mozhai Foundation,2014.

注:此件作品的交接地点为中国香港,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近现代书画部工作人员。
齐白石以画鹰闻名,二十至四十年代创作了众多松鹰题材作品,建国后,曾画松鹰加题送与毛泽东,可见对自己画鹰作品之自信。
此幅乃齐白石画鹰佳作。其画鹰以松鹰题材见多,此鹰却有所不同,栖于柏树而非松树。推测齐白石特意避开松鹰题材含义(歌颂英雄)而另有所指。白石画鹰及题诗,多有所寄,本幅特题“鹰兮鹰兮,深林藏栖。既饱野雀,又搏我鸡。恩开三面网罗低。”读来觉有规劝之意。日本占领北平时期,齐白石画名已着,常有日本人登门求画,此图极可能是日本人订制,由于环境所迫,在难于推脱又不想失去民族气节情形下,改换方式,将代表歌颂之意的松树换成柏树,又在题诗中表达不满及规劝之意。如此,则此图乃齐白石爱国之情与坚强不屈之民族精神生动印证。
再观构图,此幅章法独具匠心。柏树从左上斜下,行书题跋于右上直下,画面上部没留多少空间,鹰回首下探,眼神锐利,双翅紧收,两爪紧抓树干。可见此鹰之注意力在下方,似正在寻觅猎物。此幅构图与鹰之动作亦切合画面主题。
此外,齐白石画鹰水墨较多,设色极少,此幅乃设色。鹰头与身以土黄、朱砂等调配,额头留白处表现眼睛上方白色羽毛,与浓墨写成之鹰眼相衬,更显眼睛利有神。柏叶用墨与花青相参,又与鹰喙、爪之花青呼应。半透明花青表现出鹰喙光滑,又与鹰羽毛形成对比。此图色与墨之融合巧妙浑然,表现出柏叶自然影绰之感与鹰羽毛之浑厚层次。通观全幅墨气,色彩,关系和谐整体又注重细节之对比呼应,生动而具表现力,富有韵律与节奏感。此种色彩运用之高超手法使全幅画面色调高雅又精神洋溢。作品立意、构图、用笔、用色巧妙结合,实为代表其成熟笔墨语言与彰显时代特色之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