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9 吴昌硕 1917年作 富贵花开 立轴

富贵花开
拍品信息
LOT号 1789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17年作 富贵花开 立轴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152×82cm 创作年代 1917年作
估价 8,500,000-12,000,000 成交价 RMB 12,075,000

款识:高居香国号花王,绿叶扶持压众芳。纵得嘉名难副实,不如鞠有御袍黄。嫣红姹紫佐临池,惭愧人称老画师。富贵原从涂抹出,旁观莫笑费燕支。丁巳莫春之初,安吉吴昌硕时年七十四。
印文:吴俊之印、吴昌硕、雄甲辰
牡丹题材在吴昌硕的艺术创作中占有极其重要的意义。文人士大夫绘画多喜欢绘制梅兰竹菊,表达他们高洁的情操,而牡丹的象征寓意则是富贵,是与世俗接壤的。海派艺术的一大特点就是摒弃了假清高,追求雅俗共赏的笔墨趣味,故海派在题材方面,能够广纳并置,兼收并蓄,不畏世俗之见。
但吴昌硕所画的牡丹,又与别人画的牡丹不同,在满足大多数受众的欣赏需求之外,也具有文人画的特点。在吴昌硕表现牡丹的作品中,有两个对立的因素构成:一个因素是兰梅竹菊,它们代表雅;另一个因素是华丽娇艳的牡丹,它代表俗,其实也不能够说是俗,只不过“富贵逼人”而已,故在清高自赏者眼中,就被贬谪了而已。这就使吴昌硕的作品有了一个重要的特点,即雅俗共赏,这也使中国传统的文人画走出清高孤高的文人艺术挟制,开始为普通大众所欣赏和接受。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洛阳和曹州的牡丹向来享有盛名,实际上杭州和上海的牡丹亦是国色天香,吴昌硕多年往来于江浙沪之间,自然耳濡目染。画中数株牡丹绽放盛开,花朵艳丽,红黄蓝白相间,光彩夺目,在枝壮叶茂的映衬下显得风姿绰约。此幅牡丹以单纯朴厚的笔法,大写意出花卉,复色运用酣畅自如,丰富的灰色层次使画面张力得以增强,苍茫浑厚之气蓬勃而出。牡丹向来代表富贵,此帧《富贵花开》气势磅礴,色彩祯祥,国色天香,宛然成为富贵长寿的象征。

潘天寿在《中国绘画史》中说:
“他(吴昌硕)大刀阔斧地用大红大绿而能得到古人用色的复杂变化,可说是大写意花卉最善于用色的能手。”
——潘天寿
吴昌硕的写意花卉,一是重气尚势,以浑厚豪放为宗,二是“值从书法演画法”(吴诗句),以书入画,以印入画,以金石气入画,如写如拓,高古凝重。比之于白阳,更显得磅礴;比之于徐渭,更厚重苍茫;比之于八大山人,显得烂漫;比之于李复堂,更沉雄;比之于赵之谦, 更老辣。吴昌硕不仅高阳了文人写意尚气的大气,“不似之似聊象形”(吴诗句)的观念,他的价值在于他用绘画实践,印证了这一理论,拓宽了审美将于,有独特的美感创造。
——梅墨生
画家画画,讲求“经营位置”;金石家作品,则于此道最有心得。吴昌硕学画虽早,却自言“五十始学画”,早年书法笔力尚未到雄肆,而印章布局亦未至成熟应是主要原因。这件作于其七十四岁的巨幅花卉,则是其创作全盛期的作品。主要表现牡丹这一富贵花卉,取阶梯状布局,层层推远,豪宕逼人,气魄高浑。穿插跌宕,互为呼应。枯枝置左为疏,牡丹映照于上为密,枝干穿插于下为疏;而每一个组成部分中又互有疏密、虚实、浓淡、远近的关系,极见经营巧妙的匠心,与他的篆刻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牡丹敷色浓重、花头硕大,富丽堂皇而雄奇遒劲,组成了一组厚重的交响乐;而又以浓墨,色墨点叶片,所谓“四两拨千斤”,巧妙之极而归于自然浑朴。枯枝稍觉气弱,又以浓墨长题欹抗于左,题诗是其常用的画牡丹水仙用诗,寄寓豪情,笔力扛鼎,洒然苍劲,行气贯虹。以上而论,这件作品当称为吴昌硕全盛时期花卉作品的扛鼎之作。气象、魄力之大,令人心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