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1 徐悲鸿 1935年作 奔马 立轴

奔马
拍品信息
LOT号 1781 作品名称 徐悲鸿 1935年作 奔马 立轴
作者 徐悲鸿 尺寸 106×106cm 创作年代 1935年作
估价 2,000,000-3,000,000 成交价 RMB 2,300,000
著录:《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作品集》,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
题识:问汝健足果何用,为觅生刍今日驰。乙亥重阳,悲鸿。
印文:悲鸿、东海王孙、徐悲鸿印
展览:
1.“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8年4月25日至5月10日。
2.“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上海宝龙美术馆,2018年5月15日至31日。
说明:北京文物店旧藏。

此幅作品为徐悲鸿先生1935年创作。徐悲鸿一生最爱画马,“问汝健足果何用,为觅生刍尽日驰”这是徐悲鸿奔马图上常见的题款,诗文一问一答淋漓精致地抒发了他对国势、社会、的关注也体现出徐悲鸿的爱国情怀。著名诗人郭沫若曾对这一题款作以解释说“悲鸿善画马,每题‘问汝健足果何用,为觅生刍尽日驰’,余曾代马做答,其词曰‘非为生刍尽日驰,电光石火行千里。壮志雄心寄健足,国家建设当如此。’悲鸿有知,当为首肯”。
徐悲鸿在《徐悲鸿覆问学者的信》中强调:“我爱画动物,皆对实物用过极长时间的功,即以马论,速写稿不下千幅,并学过马的解剖,熟悉马之骨架,肌肉组织,然后详审其动态及神情,方能有得。”他早年在欧洲学习的科学求实精神上,严谨地掌握了马的动态、结构、习性,经过千锤百炼,成功解决了笔墨和马的块面结构如何和谐一致的问题,得心应手地塑造出马的形象,以表现他的审美理想。
此画美在马的动势。颈部向前伸去,昂头挺胸,鬃毛在风中飞扬,飞奔的四腿张弛肆意,骨骼结构极为简练清晰,有跃出画面之势惟妙惟肖。画面中,徐悲鸿不仅充分发挥传统笔墨的轻重、疾徐、枯湿、浓淡、疏密、聚散的节奏韵律的抒情性,而且充分掌握笔墨作为“造型语言”的严格写生、写实的造型性,使两者巧妙地合而为一,标志着中西融合的艺术理论和理想在创作实践中的最高成就。

由实而意丹青载道
以西润中徐悲鸿
Lot1781 奔马
Lot1782 鹰击长空
Lot1783 古柏双骏
Lot1784 毛主席像
说明:
本次上拍徐悲鸿系列画作全部参与“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展”在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和上海宝龙美术馆展出,展览时间分别是4月25日—5月10日和5月15日—5月31日,并出版于《百年教育 百年悲鸿——徐悲鸿作品珍藏大展作品集》,油画《喜玛拉雅山全景》将在6月20日晚间现当代艺术夜场Lot4212呈现。
写实主义手法是徐悲鸿艺术的基础和来源,是徐悲鸿艺术创作的手段。在艺术表现力上徐悲鸿已经超越了写实主义本身,凸显出独特的浪漫主义特色。徐悲鸿写实和求真是达到“尽善尽美”的前提,包括对知识和科学的崇尚、师法自然的继承、坚持艺术与生活和大众的密切关系以及艺术对诚对情对爱的要求,并且这些特征是互为促进的,但是对真的强调最终还需要落脚于“尽善尽美”的旨归。而徐悲鸿在艺术中对技术、技巧和技法的充分肯定和对素描与写生的严格要求的要旨,正是在于他对尽善尽美的恪守。徐悲鸿在艺术创作中,坚持用自己的敏锐的感受和完整而深刻的美学理念来驾驭自己的形象思维,并将自己的人格气质以及创作激情有机地熔铸到其中。所以在他的作品中不仅有客观事物,更有作者的真性情。当然与中国文人画中的重视自我胸怀和情思表达相比,徐悲鸿的思想感情、文化道德以及个性气质中包含了更深刻的民族性和时代性。
徐悲鸿笔下的动物的豪放和自由是浑然天成的。其《马》的系列作品正是对马这一生灵的完美诠释。徐悲鸿笔下的马和鹰,超凡脱俗,豪迈奔放,在写实的形体中充满着浪漫的遐想和激情,以动物喻人,通过其笔下的艺术形象来抒发自己的情怀,一种精神的追求,是对自由和激情的赞美和讴歌,使观者有着强烈的精神震撼。本次lot1781《奔马》。Lot1782《鹰击长空》均为徐悲鸿借物言志之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