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756 林风眠 白蛇传 镜心

白蛇传
拍品信息
LOT号 1756 作品名称 林风眠 白蛇传 镜心
作者 林风眠 尺寸 66×66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800,000-2,200,000 成交价 RMB --

题识:林风眠
印文:林风瞑印
来源:藏家90年代购于伦敦苏富比。

林风眠尝自道:“艺术的美,像人间一个最深情的淑女,当来人无论怀了何种悲衷的情绪时,她第一个会使人得到他所愿得到的那种温情和安慰。”林风眠用那发自性情的温文尔雅与平淡天真重新诠释了古典女性之美,他笔下古典美女散发出的恬淡的柔情,成为慰藉人心的一泓清泉。
画家以淡雅的色块铺展仕女的衣裳,以柔润流畅的细长线条钩勒衣纹,飘逸灵动。修眉、文鼻、凤眼、樱桃嘴等五官的表现,富有林氏个人化的处理,而这种形式可说是中国古典文学中描绘的传统美女的样子,典雅中蕴含着民间艺术的意味,予人浓厚的亲切感。仕女的面部、脖子和手用淡色平涂,淡化了对肌肤感的描绘,强化了对人物情致的表现。其技法灵动而丰富,用墨笔勾勒,再染以墨、色,略有光的表现,肌体大抵用平涂,讲究统调,间以墨与白粉勾勒衣纹,大都刻画半具体半抽象的环境,营造一种朦胧的情调。画家善于运用典雅的色泽捕捉一种可望不可及的美,并由姿态和气质传达出东方女性的温柔闲雅、清淡秀媚、如诗如梦的气质,那略带“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感怀,应来自画家的心理经验和遥远的青春记忆。
自一九四〇年代始,戏曲人物即是林风眠艺术创作中重要的一部分。一九五〇年代初,艺术家客居上海时,常常应同为中国美术学院教师的关良所邀,一同前往欣赏京剧、戏曲表演。戏曲的魅力亦从此令他着迷不已,因而开始了他对戏曲人物题材的长期研究、突破。林风眠曾写道:“这些作品以戏曲人物为最多。这次画戏曲人物与抗战期间的戏曲人物有了很大不同。如果一九四〇年左右画戏曲的着眼点在人物形神,以及对线描着色写意形式的把握,这次则转移到借鉴西方现代艺术特别是立体主义,寻求一种造型的时空表达了。”林风眠戏曲人物题材的变革,在于其以巧妙的抽象构图,在水墨作品中将时间、空间的变化及连续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不仅仅拘谨于个别场景或人物表情的表达。《京剧人物–白蛇传》中,四角以深色着色,有如舞台布幕,加以光辉灿烂的背景,将焦点集中在正面描绘的人物身上。艺术家以流畅的线条勾勒出人物的动态,又匠心独具地以钴蓝、墨绿营造出前后重迭的主角的空间,形成鲜明的对比;白粉、白线描绘半透明的薄纱,充满动感。通过戏曲人物的创作,林风眠提出了中国传统视觉艺术与西方现代艺术接轨的可能性,发展出水墨艺术创作的新面貌。
《夏》是林风眠仕女题材中甚为罕见的充满异域和热带风情之作,色彩明丽鲜亮,斑斓的阔叶花卉与成熟丰盛的水果,围绕一个散发着浓郁而大胆的野性之美的少女。林风眠的仕女多是静穆的、娴雅的和独自美丽的模样,尤其古装仕女更是温婉恬美,而《夏》中的少女,像是少数民族又像是南方热带地区的女子,那黝黑的皮肤,传情的大眼睛,异于中原传统样式的服饰妆扮,别有一种野性热烈的美感,令人不由得联想起高更笔下代表“原始、自然、生命”的大溪地女子。也许饱受苦难折磨和创作压抑的林风眠,在定居创作环境宽松的香港后,终于有了无拘无束的释放空间,而人到晚年也更向往青春和生命活力,所以《夏》的色彩比以往作品更明亮强烈,形式更任意恣肆,可谓画家内心对生命热情的呼唤。
1977年林风眠移居香港,其创作逐渐达到炉火纯青的集大成阶段,而晚年的一些作品还显露了某种新的风格:那些熟悉的线条、色块、构成等,都呈现出粗简、豪放、激越和一定程度的不和谐,造型更为率意恣肆,形式更加大胆,细节处理减少,色调间微妙的平衡也被有意识的抛弃,代之以强烈的对比色。郎绍君把他的这种探索概括为“林风眠式的表现主义”的觉醒。《夏》正是创作于这个时期,代表了他晚年时装仕女题材的审美追求。画面有不少似曾相识的细节,如人物接近古装仕女的静态坐姿、静物画中多次出现过的芒果等,但在表现手段上却远较以前大胆。其用色之明艳响亮,运线之迅疾有力,前景黑色之沉郁与背景色块之激荡间的巨大冲突,都体现出一种无所顾忌淋漓酣畅的创作心态,也使他画中的表现性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林风眠不是以描绘和表现20世纪中国社会革命和相应的革命意识的艺术家,而是以描绘和表现充满个性色彩的20世纪中国人社会心理和生命情感的艺术家。通过他创造的艺术世界,我们感受到真诚、善良、和力量,看到一个本分、执着、坚强纯真的灵魂。还可以体验到一个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的明了的心灵历程,一种纭变幻的境况中坚守着的对美好人生的憧憬,一场将民族心理意识与西方文明融合起来以使自身迈向现代的漫长的精神跋涉。这心灵历程、美好憧憬和精神跋涉五彩缤纷,又艰难沉重;它始终朝向业已选定的目标移步前奔。溪水、清风和花香给它欢乐,沙漠、荒丘和独行又带给它孤寂。它已习惯以宁静面对纷乱,有时也不免要撕裂云层般的呐喊几声。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有几个画家能像林风眠的作品这样,展示一个如此丰富、完整、漫长、且扣着历史步伐的精神世界呢 ?
——郎绍君

清寂鹜影
世纪风眠
Lot1756 白蛇传
Lot1757 夏
二十世纪,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遇到了时代文化精神变迁和它本身绘画语言急需更新的双重困惑,很多画家一生都致力于中西融合之路上。在这些画家中,林风眠是成功的,他选择了用西方现代主义绘画形式与传统中国画结合的道路,发展了融合西方表现形式的抒情体系。中西融合不在于融合的程度多少,而贵在找到中西融合的契合点,从而使得两种艺术风格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在这一点上,林风眠可谓是相当成功的。
林风眠以他娴熟的工笔技法作为其中西融合绘画风格的奠基石。在林风眠的中西融合道路上,工笔技法似乎比水墨技法表现出了更好的适应性。林风眠的绘画构图不但平稳,且主题突出,在他的静物与人物画中,主体很自然的就被放在了画面的中心,或者是很多被物象很平衡的分布在画面里。这些看起来平淡无奇好像不经意间的构图反而达到一种正中出奇,平里造险的突出主题之效。比如本场中拍品lot1756《白蛇传》、lot1757《夏》从外形色彩上的强烈冲突对比之中依旧可见林风眠工笔技法的身影,其对物象描写的具象写实从而生动传神,表现线条的美感从而来表现本质的精神,再层层敷染,以表现凝重典雅的视觉效果。画面不仅有着传统中国画的意境,还吸收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现代绘画的营养,在视觉上就有着强劲的冲击力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