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合璧

1708A 陆复 顾禄 书画合璧 手卷

作  者: 陆复 顾禄

尺  寸: 21.9×91.4cm

创作年代:

估  价: 4,000,000-5,000,000

成 交 价: RMB 5,750,000

著录:《吴湖帆文稿》,第251页,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11年。
画题:侬家住在吴淞曲,小号梅花庄主人。行到大方庄上去,顿令拙笔有精神。陆复。
钤印:和春亭、明本、梅花庄主人
书题:梅庄记。水陆草木之花,能历岁寒而不改其贞操,又且占魁于春先而独吐香,惟梅为然。盖桃李非不媚也,但能夸艳于春日;荷非芰非不香也,未免蚤谢于秋风。故虽万卉千葩皆莫若梅之清洁而贞固也。华亭张以完氏,尝即所居之地,而以梅庄自号,一日求予记之,予谓梅之所生不一,其地在江边则曰江梅,在岭畔则曰岭梅,在野中则曰野梅。若庄也者,积聚之谓,所以在村则曰村庄,力田则曰田庄,聚花则曰百花庄,种柳则曰五柳庄。所谓村田之庄,不过因其丰年多黍多稌之积,以至如茨如梁之盛,岂若张氏梅花之庄,可拟百花、五柳之庄乎。盖当岁寒风栗之时,万玉森然,可以媲德于君子;暗香芳馥,可方雅韵于高人。信乎以完之清高雅致,不溷于流俗矣。况以英妙之年,繇乔木故家之胤,获选于益斋先生,听受朝夕之诲,其冰清玉洁着于家庭之有素,则又岂但若梅之清洁于庄而已哉。予既为作籀书揭诸楣颜,复推其说以为之记。蜀府纪善郡人顾禄谨中为记。钤印:行乐斋、顾禄私印、堇中
展览:《中国历代书画展览会》1939年4月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刘海粟、吴湖帆、徐邦达、王季迁、张葱玉主办。
顾禄,约活动于元末明初,字谨中,华亭(今上海松江)人。以太学生除太常典簿,后为蜀府教授。少有才名,嗜酒善诗,才情烂漫,人赠诗赞其为“两京诗博士,一代酒神仙”。精于隶书、行草。

陆复《墨梅图》
中国绘画史上的大家,都是画梅的高手,从南朝张僧繇,经唐代边鸾、于锡;五代滕昌祜,宋代黄筌、徐熙、扬补之、赵佶、马麟;元赵孟坚、钱选、邹复雷、柯九思、吴镇、王冕;明陈录、王谦、陈淳、徐渭、杜堇、陆复、陈继儒、陈洪绶,清石涛、八大、金农、金俊明、恽寿平、李方膺等,及至近现代诸家。
从古到今的画梅作品,以继承和创新的角度来看,大致经历了大致三个阶段:宋、元时期为第一阶段,这一阶段的梅画比较严谨,偏重于写实,在创作理念上,形似的追求占有较大比重,如杨补之《四梅图》、马麟《层叠冰绡图》等等;明、清时期为第二阶段,由元至明的写意墨梅已经不再把形似当作必须恪守的圭臬,他们更重视笔情墨趣以及自我情感的抒发,如王谦、陆复等等;而后至今,是梅画发展的第三个阶段,画家更关注于画梅手法的体现形式,有机地吸取他类艺术的营养,体现画家的个性精神为主旨。
本作《陆复画梅顾禄书记合卷》之“陆复画梅”部分,陆复用画梅技法中最为典型的“圈梅法”,绘蓓蕾、小蕊、大蕊、欲开、大开、烂漫、欲谢等等姿态俱全,琼花碎玉,罗布于横枝斜丫之上,有一种蓬勃生气弥漫其间。以此作看,陆复宗法王冕,笔力挺劲如铁,发梢长而如箭,标格峻峭,梅花柔密疏简,独具匠心。陆复,字明本,自号梅花主人,吴江人,生卒年不详。目前存世作品数量极少,仅知北京故宫博物院存四件、上海文物商店一件、天津艺术博物馆一件、山东省博物馆一件、台北故宫博物院博物院一件,共计八件,而有明确纪年的为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其作于正德元年(1506)之《红梅》卷,作于正德壬申(七年,1512)之《梅花卷》,作于正德辛巳(十六年,1521) 《梅花图卷》。《红梅》卷、《梅花图卷》二卷为“点梅法”以外,《梅花卷》与同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西湖月夜图》作皆用“圈梅法”,比较上述作品,绘画风格与款书、钤印较为一致。

顾禄隶书《梅庄记》
据出土的简牍来看,隶书约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隶书是由篆书演化来的,主要将篆书圆转的笔划改为方折,以求其书写的便捷。“隶书者,篆之捷也。”这是西晋•卫恒《四体书势》对隶书本体及其产生背景的经典叙述。隶书发展到两汉达到了高峰。汉隶主要有两大存在形式:石刻与简牍。自汉之后,隶书逐步被草、行、楷所取代,退出了实用的舞台。
到了元代,在“托古改制”、全面回归古典主义的书法浪潮中,隶书的书写又蔚然成风,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在现有史料中,我们可以找到逾百位善隶书的书家。可见元代隶书之盛。其中元代的书坛领袖赵孟俯,虽隶书不是其强项,但相传他曾经写有《六体千字文》,他的弟子杨载在《赵公行状》中称其:“篆则法《石鼓》、《诅楚》,隶则法梁鹄、钟繇。”赵孟俯以其强大的影响力,其隶书影响了元、明两代隶书写家。元代善隶书的代表人物有吴叡、虞集等,吴叡的传世隶书有《离骚》、《道德经》,其隶书结字工稳,用笔精致。《书史会要》说其“工篆隶,而古隶尤精,但笔画雕刻,人以为病。”盖指其书似见人工之痕,有石刻、枣木雕版之气,这也是元代隶书共有的流风。虞集隶书前人称之为“人品高、取法古”。曾与赵孟俯同在翰林院共事,受赵影响颇深。陶宗仪式《书史会要》称他“真行草篆皆有法度。古隶为当代第一。”其隶书传世仅存《跋赵孟俯书陶诗》,风格亦未脱元人气习,但结态疏宕、体势错落,尚存东汉隶法高度成熟前的隶书典型。
虞集、吴叡的隶书基本可以代表元代隶书的典型风貌,以此较之,顾禄此件隶书《梅庄记》也是一脉而下的。顾禄,约生活在元末明初,字谨中,华亭(今上海松江)人。以太学生除太常典簿,后为蜀府教授。少有才名,嗜酒善诗,才情浪漫,有“西京诗博士,一代酒神仙”之美誉。精于隶书、行草。书法宗汉隶,结体工整,笔法圆转灵动,厚重古雅的风度。
从此幅《梅庄记》可以看出,顾禄在汉碑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他的书写态度极其认真谨慎,通篇三百多字几无懈怠之笔,蚕头燕尾交代到位,笔法精准,虽笔笔到位却不显板滞,的是善隶名手。顾禄作字行文,皆严谨扎实毫不苟且,其在《清嘉录》自叙中说:“是书皆躬自采访,山前山后,雨风无间,或孥舟访古,或载笔讨今,抑且询诸父老,证以前闻,始采入集。若谬误相沿,即久在人口,不敢据为臆断。”顾禄严谨治学为艺,足可征也。
《梅庄记》是顾禄应华亭张以完(其人待考)之请撰并书,文中先论“梅”之高格,继考“梅之所生不一”,再考“庄”之各名不同,最后以梅喻人,文高书妙,不可多得。
顾禄传世隶书墨迹极少,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其《诗帖》一件,横幅纸本,纵25.8厘米,横54.2厘米,共16行106字,钤“顾禄私印”、“谨中”二印。此件《诗帖》与《梅庄记》皆无年款,综观书风、用笔、章法与形制,当为同一大的风格时期。
此作原为钱镜塘旧藏,后归吴湖帆。《吴湖帆文稿》于1939年4月1日记:“孙邦瑞交来古画出品十件及钱镜塘出品四件,因余出未归,故先去矣。附孙、钱画目:白阳《红梨卷》神品……董东山、钱稼轩四尺对幅,俱工。以上孙氏。《陆复画梅顾禄书记合卷》陆复即明本,……六舟菊花,真而甚恶俗”,可知,此作最早应为钱镜塘所藏。其原因为此作于1939年在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四楼画厅参与“中国历代书画展览会”,为第四三号展品,并著录于展览画册,记为“陆复,梅花图,纸,钱俊塘”,“钱俊塘”应为“钱镜塘”之笔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