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书五言诗

1703 王铎 草书五言诗 立轴

作  者: 王铎

尺  寸: 275×50cm

创作年代:

估  价: 10,000,000-15,000,000

成 交 价: RMB 11,500,000

出版:1.《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第十二册,第60页,沪7-0190,文物出版社,1986年版。
2.《王铎书法全集》第四卷,第1321页,河南美术出版社, 2001年。
3.《王铎书画编年图目》,第187页,文物出版社,2004年版。
著录:劳继雄《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实录·肆》,第1706页,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2011年1月。
题识:天风吹远梦,前后渡漳河。红树南陵损,白云太室多。傩人崇古礼,鵰帐起新歌。永罢防秋疏,轨文气已和。吹梦俚作。己丑十一月,寒松前书为临皋词翁老公祖正。嵩渔王铎具草。
钤印:王铎之印、烟潭渔叟
鉴藏印: 宫子行同弟玉父宝之、泰州宫氏珍藏
说明:1.上款临皋为杨寅秋。杨寅秋(明),字义叔,号临皋,江西泰和人。杨士奇裔孙。万历三年进士。授东莞知县,累迁广西按察司副使、左江兵备道。有《临皋文集》。
2.曾经宫本昂收藏。宫本昂,字子行,道光同治间江苏泰州人,鉴藏家。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欹崛古拙 气韵生动
本轴《吹梦俚作》是王铎58岁时创作的作品。这一年(1649年,顺治6年)3月1日,王铎接到顺治皇帝圣旨,被任命为礼部左侍郎。这是他降清以后顺治皇帝对其三次任命中的第二次,第一次是在顺治3年,即1646年王铎55岁时,当时他刚从晚明弘光朝降清,因为在明代崇祯朝时,他曾经被任命为礼部尚书,故顺治帝对他的第一次任命就是以原官礼部尚书管弘文院学士,并充明史副总裁;第三次任命是在顺治9年,也就是1652年的3月4日,此时王铎61岁,已是重病缠身,居于乡里,任命到达后,他无力赴任,十四天后就病故乡里了。说来很巧,在王铎一生中,他曾经两次被任命为礼部尚书,但是都没有正式履任。前一次崇祯皇帝的圣旨发出后还没有等到王铎接旨,李自成的农军已经攻克北京,崇祯帝在万般悲愤中上了万岁山(今北京景山),在寿皇亭里自缢了。王铎命里没有尚书缘,是气数。
对于顺治皇帝的任命,王铎的内心十分矛盾。公元1645年,朱明王朝称弘光元年,满清帝国称顺治二年,这一年的5月5日,清军在豫亲王多铎的指挥下大举进军南京,11日,清军渡过扬子江攻城,专事弄权的弘光朝首辅马士英率兵捆载宝赂急逃浙江,福王朱由崧也带着嫔妃仓惶出逃。城内百姓拥入宫内抢掠,王铎如同替死鬼般被百姓辱骂殴打,幸亏忻城伯赵子龙将其转匿而免遭于难。15日,清军入南京城,赵子龙等勋戚大臣迎降,第二天,清豫亲王多铎接受百官朝贺,就在这一天,王铎出现在了降清明臣的队列中。
此时王铎的精神世界已套上了沉重的枷锁,然而他的性格中毕竟有非常文人的一面,他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心路轨迹,或文或诗倾诉在纸上,有时甚至不加遮拦,在诗文中渲泄情绪,甚至牢骚满腹,他大量的诗文书法就是在这个时候留下的。他的诗文如其书法一样精彩,而且,他一生作诗约1万5千首,刊行各种书籍500余种,这在中国历史上甚为罕见。
《吹梦俚作》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创作的一件行草佳作。不知道这一年(1649)王铎究竟为后人留下多少件书法作品,以目前所知至少在数十幅以上,其中许多作品有上款,书写的是王铎的自作诗。这说明仕清以后,王铎因为精神上的困苦疏于政务而遣兴诗书,对于清廷而言,这样的礼部左侍郎未必是一位称职的好领导,但对艺术而言,这却是一件值得欢呼的大好事。《吹梦俚作》行草书风,融米芾和唐人笔法于一体,结字欹崛,用笔古拙,气韵生动,是王铎书赠被他尊为“老公祖”的临皋前辈的。所谓公祖即县太爷,是父母官,“公祖”前面冠一“老”字,不外乎两层意思,一是对高辈的尊称,二是这位公祖可能是前任知县。考临皋老公祖即江西泰和人杨寅秋。杨寅秋,字义叔,号临皋,万历二年(1574)进士,授东莞知县,累迁广西按察司副使,左江兵备道,其先祖即大名鼎鼎的非进士出身的万历首辅杨士奇。这位临皋先生显然颇有文名,所以王铎在尊其“老公祖”时还不忘在前面冠以“词翁”二字。诗写得很好:
“天风吹远梦,前后渡漳河。红树南陵损,白云太室多。傩人崇古礼,鵰帐起新歌。永罢防秋疏, 车丸文气已和。”所谓吹梦,就是托风捎传美意,李白 “西忆故人不可见,东风吹梦到长安”,杜荀鹤“吹梦天风角,啼愁雪岳猿”,都是这个意思。这首诗的诗律文辞都可称佳,王铎却目之为“俚作”,为什么?因为是写给“词翁老公祖”的,长者面前谦卑些,是礼数。此作曾为清道光同治年间江苏泰州人、著名鉴赏家宫本昂收藏,并钤有“泰州宫氏珍藏”、“宫子行同弟玉父宝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