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东君小像

3015 河东君小像 手卷

作  者:

尺  寸: 引首32×95cm×37;画心32×133cm×52;题跋32×284cm×111

创作年代:

估  价: 1,800,000-2,800,000

成 交 价: RMB 3,220,000

著录:
1.沈德潜《归愚诗钞》,卷二十,1749年(乾隆十四年)刊本。(沈德潜题跋)
2.范锴(1765-1844)《花笑庼杂笔》卷一,道光刊本。(白牛道者、超达道人、沈德潜题跋)
3.《牧斋遗事》,不分卷,稿本,徐兆玮(1867-1940)。(白牛道者、超达道人、沈德潜题跋)
4.柳如是《我闻室梅花集句》,卷上,吴儁抄本,1866年(清同治五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5.刘嗣绾《尚絅堂诗集》,卷二十二,第四页,1826年(道光六年)大树园刊本。(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6.朱大可(1898-1978)《论印绝句》,稿本。(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7.朱大可(1898-1978)《耽寂宧自选诗存》,稿本。(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8.张曜孙《谨言慎好之居诗集》,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9.玉梅词隐《说部撷华》卷五,上澣嬛福书庄石印本,1912年。(白牛道者、超达道人、沈德潜题跋)
10.沈涛《十经斋遗集》,建德周氏自庄严堪刻本,1936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11.葛昌楣(1886-1964)《蘼芜纪闻拾遗》,稿本,无页次。(超达道人题跋)。
12.沈涛《十经斋遗集》,艺文印书馆,1973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13.陈寅恪《柳如是别传》(上)P41,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8月。(白牛道者、超达道人题跋)。
14.郑逸梅《艺林散叶》,中华书局,1982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15.黄裳《金陵五记》,金陵书画社,1982年。(白牛道者题跋)
16.《明史资料丛刊》第五辑P180-181,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9月。(白牛道者、超达道人、沈德潜题跋)
17.郑逸梅《郑逸梅选集第三卷》,黑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18.高章采《官场诗客》,中华书局,1991年。(白牛道者题跋)
19.朱夏《朱夏诗词选集》,地质出版社,1993。(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20.郑逸梅《艺林散叶荟编》,中华书局,1995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21.王元化《学术集林》卷十五,上海远东出版社,1999年。(白牛道者题跋)
22.陈寅恪《柳如是别传》(上)P41,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年1月。(白牛道者、超达道人题跋)。
23.范景中、周书田《柳如是事辑》P7-9、P63,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2年3月。(白牛道者、超达道人、沈德潜题跋,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24.高章采《官场诗客》,中华书局,2004年。(白牛道者题跋)
25.黄裳《白门秋柳》,江苏文艺出版社,2004年。(白牛道者题跋)
26.沈涛《十经斋遗集》,中国书店,2008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27.黄裳《来燕榭少作五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白牛道者题跋)
28.《清代诗文集汇编》,第507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沈卫题跋“柳是私印”钤印)
题签:河东君柳如是小影图卷。戊寅元月,王闻善署。钤印:王闻善印
引首:风流佳丽。摘河东君本传中语。乙巳七月几望,俊卿客沪上。钤印:仓硕
题跋:
1.《河东君传》(文略)。毅斋沈志祖书。钤印:志·祖
2.(文略)。古梅花源木又庵白牛道者书。
3.(文略)。超达道人苇江氏题。钤印:我思古人
4.柳,堂开半野烟霞薮,哭文章,肠断今番又。调寄十六字令,辛未小春,南金题。
5.零落蘼芜七十春,画中依旧见丰神。坠楼一样能轻死,肯负多情石季伦。尚书为尔轻高节,肠断风流放诞时。身后遗民作佳传,西方别有美人思。归愚沈德潜题。钤印:一味慵、德·潜
6.(文略)。右碧城仙馆题柳如是初访半野堂小影诗,为小长芦馆主人录。病腕拙弱,方家弗嗤。乙巳九月,沈卫同客海上。钤印:臣卫长寿
7.余旧藏田白石小章一,长径寸,袱纽制精绝,镌朱文四字,曰“柳是私印”,款为:崇祯辛巳秋中,顾苓。盖云美为河东君作也。壬辰九月,浙江里寓廔不戒于火,百物荡然,独此印未付灰烬,可谓历劫不磨矣。附印于此,俾与此卷同传不朽。筱舫先生以为何如。钤印:柳是私印
鉴藏印:绝代佳人、慈溪严氏小长芦馆鉴赏、王闻善藏、曾经我眼即我有、素心可质、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泉唐王蔼云鉴赏印、小书画舫秘玩
说明:
1.严信厚、王商一递藏。
严信厚(1828-1906),字小舫,浙江慈溪人。恒子,官直隶候补道,赠内阁学士。工书、画,尤善仿边寿民芦雁,萧然有江湖之思。精鉴赏,蓄碑版、书、画之属甚多。辑有《小长芦馆集帖》。
王商一(1905-1972),广东中山人,早岁游学申江,服务于中央通讯社,师黄君璧,为香江山水画之名家。1964年移居美国,发扬书画艺术。
2.吴昌硕题引首。
3.沈志祖、白牛道者、超达道人、言南金、沈德潜、沈卫题跋。
沈志祖(清),字学基,号毅斋,又号咏楼、太瘦生。浙江湖州人,沈慰祖兄。乾隆十年进士,授编修,官至御史。能诗词,善画人物、士女、花草,雅淡无作家气。书法亦有别趣。
言南金(1822-?),字鲁琛,一字卓林,号可亭,江苏常熟人。咸丰三年恩贡生,从军武昌,官安徽太湖同知。有《可亭诗稿》一卷,《曼陀罗馆消寒集》一卷。
沈德潜(1673-1769),字碻士,号归愚,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清代诗人。乾隆元年(1736)荐举博学鸿词科,乾隆四年(1739)进士,曾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为叶燮门人,论诗主格调,提倡温柔敦厚之诗教。
沈卫(1862-1945),字友霍,号淇泉,晚号兼巢老人,亦署红豆馆主,沈钧儒十一叔,浙江嘉兴人。光绪十六年(1890)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任甘肃主考、陕西学政。善诗文,工书法,晚年寓居上海鬻字,名播江南,被推为翰苑巨擘。

艳名早冠章台曲 天下风流独有君
——《柳如是初访半野堂小影》考
柳如是与钱谦益
柳如是(1618-1664),明末清初女诗人。本姓杨,名爱,初名隐。后改姓柳,名是,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有感,故取字如是,另有一字蘼芜,号“我闻居士”。又因常以儒衫道服示人,被戏称为“河东君”、“柳儒士”。著有诗集《戊寅草》、《柳如是诗》、《红豆村庄杂录》、《梅花集句》、《东山酬唱集》等。柳如是幼时家贫,卖身为婢,妙龄坠入章台,有“秦淮八艳”之称。后辗转于江浙金陵,以诗画立足于江南名士圈,获知交无数。柳如是虽名号众多,但她被世人熟知的,还是与明末清初文学家钱谦益的情感过往。
钱谦益(1582-1664),字受之,号牧斋,晚号蒙叟、东涧老人,学者称“虞山先生”,苏州府常熟县人。他是明末的东林党首领、清初的诗坛盟主,可谓博学多才,雅量通怀,在政界、学界都颇具影响力。柳如是与之相交甚为投契,儒装初访半野堂更是传为一时佳话。崇祯十四年,钱谦益以妻礼迎娶柳如是,二人同居“绛云楼”,后育一女。清军南下,柳如是欲与钱谦益投水殉国无果,见钱降清为官,便自留金陵拒不入京。她的言行深刻影响了钱谦益,使其不久便称病辞归。后来钱谦益因反清案牵连入狱,也全靠柳如是四处奔走才得以相救。之后二人移居常熟红豆山庄,重建“绛云楼”收藏古籍善本,暗地里则支持反清复明大业。康熙三年,钱谦益逝世,柳如是为保家产,也随之殉节,自此结束传奇的一生。
历代《柳如是小像》考
柳如是虽为一介弱质,但因其嶒峻的风骨、绝伦的才华和传奇的经历,吸引了从明末到晚清的诸多画家、文人纷纷为其绘制小像并广征题咏。这些柳如是小像,主要存世的有:
顾苓《河东君初访半野堂小影》轴(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吴焯《河东君像》轴(现藏美国哈佛大学);顾大昌《柳如是小像》(现藏南京博物院)轴;禹之鼎《河东君小像》轴;朱鹤年《柳如是小像》;余集《河东君初访半野堂小影》轴;余集、程庭鹭《柳如是像》册页;陈栻《河东君访半野堂小景》手卷;铁琴铜剑楼旧藏《河东君像》轴;沈宗骞《柳如是小像》手卷等。
有文献记载而未见图者:
黄安节《画柳小像》;吕海山《钱牧斋柳如是东山倡和小像》;吴砚生《柳氏访半野堂小像》;张问陶《摹柳小像》;改琦《河东君小景卷》;陆漕容(女)《柳如是小像》;夏之勋《河东君初访半野堂小影》;柳如是像刻石等。兼有彭兆荪所见一卷;《牧斋遗事》录柳婿祭拜时携小影一张;陈寅恪以卧子题采莲图为河东君小像。近人有冯超然、高络园、夏承焘等临本,加上其他佚名所作,有三十本之多。
陈寅恪与《柳如是别传》
除了为柳如是写像唱和题诗以外,钱柳二人的传奇事迹也成为诸多学者研究的对象。众所周知,国学大家陈寅恪写《柳如是别传》,就是因为曾购得柳是故园中红豆一粒,所以著书以“温旧梦,寄遐思”。可以说,《别传》是陈寅恪先生蕴酿最久、写作时间最长、篇幅最大、体例最完备的一部著作。虽是为柳如是立传,但又笺诗证史、借传修史,如借本卷中超达道人、白牛道者的题跋,来论证河东君初访半野堂的史实。遥想跋中钱柳初见,再观画中已为钱妻的柳如是,不禁有一种时空穿越之感。如此一来,观画亦读史,实谓一举两得。
《柳如是初访半野堂小影》的多重价值
此卷《柳如是初访半野堂小影》手卷经由清末严信厚、民国王闻善递藏,书画大家吴昌硕题卷首,拖尾有清书法家沈志祖、白牛道者、超达道人、清太湖同知言南金、清内阁学士沈德潜、清翰苑巨擘沈卫题跋,是面世小像中题跋著录最多、唯一钤有“柳是私印”,且年份最早、最为重要的柳如是彩色场景画像。
这件长约六米的纸本长卷,卷前有王闻善题签:“河东君柳如是小影图卷”,卷中有严信厚鉴藏印章数枚。卷首吴昌硕以金石力道写“风流佳丽”,随后跋中记其摘自顾苓《河东君小传》,这便点出全卷的精神核心。顾苓是明末清初的篆刻家,同时也是钱谦益的得意门生,他亲眼见证了钱谦益与柳如是的过往。由他绘制的《河东君初访半野堂小像》并题跋的《河东君小传》,忠实还原和记录了柳如是的外貌形象与生平事迹,不但确立了其儒装小影绘制和题跋顺序的范本模式,还为后世研究柳如是提供了充足的文献资料,史学价值极高。
此次面世的《柳如是初访半野堂小影》图中,就有三段题跋自来顾苓的《河东君初访半野堂小像》。据清文学家范锴《花笑庼杂笔》记载,这三段题跋分别是超达道人苇江氏跋、古梅华源木义庵白牛道者跋和沈德潜七言绝句两首。同时,题跋亦见于《说部撷华》、《柳如是别传》、《柳如是事辑》、《归愚诗钞》等著录。另据葛昌楣《蘼芜纪闻拾遗》载,清乾隆画家余集自题重摹河东君像跋,前半段内容与超达道人跋毫无二致。白牛道者曾隐晦提及自身所处康熙朝,照题跋顺序,超达道人应年份相近。这也就从侧面印证了余集见原作时曾有超达道人题跋。到罗振玉收藏顾苓《河东君初访半野堂小像》时,这三段题跋却已不在。再面世时,三段题跋顺序虽稍作改动,但观其书写状态,墨色变化和印泥颜色,依旧保持原有风貌。次序的变化,不过是后世藏家为追求顾苓版小影的题跋模式而做出的调整。
此卷另一个重要看点,是沈卫题跋所钤的“柳是私印”。这枚小印是顾苓为柳如是所作,历经“绛云楼”大火而幸存,先被沈卫收藏,后传族子沈蔚文。郑逸梅《艺林散叶》记载,此印后为王蘧常所藏。朱大可《论印绝句》、《绛云楼印拓本题辞》之朱善旗诗、张曜孙《念奴娇》、刘嗣绾《柳如是小印歌》、陶梁《柳如是小印为沈西雍作》都是围绕这枚传奇印章所作的诗文,著录不亚于三段题跋。另外,“柳是私印”的印迹,除吴儁抄本《我闻室梅花集句》外,仅有本幅画作尚能见到。且以此印押尾呼应画心、题跋,更增添手卷的历史感。不得不说,“柳是私印”可与本幅画像同传不朽。
画心部分虽未有款识,但从衣饰、布景来看明显是清代早期仕女画高手所作,其笔墨、设色、神韵都达到了最高艺术水准,可以称之为市场发现唯一的年份最早、画面最精的柳如是彩色画像。卷中柳如是执卷安坐,一侍送笔,一侍打扇,这种多人场景式构图,在面世河东君小像中尚属首例。而观柳如是面部细节,不难看出她已是中年,据其年谱推断,此时的柳如是所处之地为红豆山庄,这就又为画卷增加了传奇色彩。
柳如是小像历来是收藏家们热衷的拍品,虽面世不多,往往价格精贵,尺幅不大的手卷亦曾拍出高价,可见市场潜力之大。此幅《河东君柳如是小影图》集艺术价值、史学价值和传奇性、独有性为一体,实属难得精品,颇值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