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茂翁、秋老札

3001 陈洪绶 致茂翁、秋老札 (四页) 册页

作  者: 陈洪绶

尺  寸: 27×12cm×4

创作年代:

估  价: 500,000-800,000

成 交 价: RMB 1,437,500

著录:《中国名家书翰选粹·I》6-10页,有限会社,2017年。
题识:
1.多累盟翁,乞为弟即时收拾,明日进城,后日便移寓矣。大后日便遣人接老太婆。所需凉床一、长桌二、小椅四、长櫈二,缺一不可。累杀!累杀!小弟洪绶顿首。茂翁法弟。
2.南公祖绢不识,曾记否。十一弟绢,弟助其举火者,乞鼎言各子雨粟,不足过也。叔迪为致声,绮季以传为食,愧谢,愧谢。小弟悔稽首。钤印:章候
3.老弟可屏绝万事,过弟于赵元老斋头。望之,望之。洪绶顿首。秋老道弟。
4.前不得赴召,父子抱歉。今日下午定赴西老。前所乞画笔,幸即发来,望如饥渴。洪绶顿首。秋老法四弟。
鉴藏印:墨卿心赏、曾藏丁辅之处、瘦仙审定真迹
士穷见节义
陈洪绶致茂翁札一、致秋老札二,致叔迪、绮季札一,计四札。读来令人慷慨唏嘘,叹陈洪绶为一代圣手生活之艰辛困苦,又赞亲朋好友之高情厚谊,俗言: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诚哉斯言。
一、此札陈洪绶所托戴茂齐经办之事虽小,求请之物非贵,却非心中至亲之人不能帮办,此札语言浅白流畅,娓娓道来,犹言在耳,读来令人感动。“茂翁”即戴茂齐,是陈洪绶晚年最亲近的朋友。戴茂齐为安徽人,侨居杭州,家富饶,喜散财结客,缓急乡里,与陈洪绶相交二十年,其母寿辰之日,陈洪绶作《仕女图》祝寿,今藏西泠印社。陈洪绶曾作《新安戴龙峰先生传》,见于陈洪绶《宝纶堂集》,戴龙峰先生即戴茂齐父。其中写到:“先生有意智而好朴厚,爱人而用直言,能散财而不为无益之费,缓急州里而耻有德色者也……先生之幼子茂齐,二十年兄事洪绶,属洪绶以为传者,以人皆知洪绶之不肯为谀墓者也。”阐明了与戴家的交情,尤其戴家“耻有德色”与乐善好施之家风应是老莲最为心仪的良德。
张廷济《清仪阁题跋》记《戴茂齐像赞》:“深入物理,流转人情。非道不动,无韵不生。此大作手,而示人以能与不能。吾经营名航三十余载,不意天壤之间乃有戴卿。传卿神者,无如老莲之酒兴!”可知,陈洪绶为戴茂齐画像。
最广为人知的是,顺治六年(1649)正月,陈洪绶自绍兴到杭州卖画为生,此年秋天,应马白生的请求,为其小说《生绡剪》封面题字,但小说内容触犯了当地权势人物卢子由。顺治七年(1650)秋,卢子由一再追问,胁迫陈洪绶“需自出辩”,陈洪绶焦急万分,到戴茂齐家挽请调解。恰逢丁良卯也在,他认为“不须辩”,但戴茂齐还是答应去说情。经过戴茂齐调解,事态有所和缓。哪知到了顺治八年(1651)春,卢子由再次寻事挑衅,迫得陈洪绶只好把《生绡剪》封面题字的详细经过情况亲笔写了《辩揭》。
陈洪绶曾经为救朋友丁良卯(秋平)之子,向戴茂齐借钱,并为报答戴的友情,将刚画好的四十八页“博古叶子”送给了戴茂齐。之后,又因为自己家里无米下锅,于是又向戴茂齐借钱,为表示感谢,陈洪绶又作了一幅《春风蛱蝶图卷》送给了戴(见下文)。
二、此札言及二事,赴约,求笔,求笔事或比赴约重要,为“西老”乞画笔,“望如饥渴”,令人一粲。
“西老”即来吕禧,字西老,萧山人,为陈洪绶岳父来斯行之幼子。《越画见闻》、《民国萧山县志》称其工诗,善绘事,尤精花鸟,师陈洪绶。
“秋老”即是上文所言丁良卯。丁良卯,生卒年不详,明末清初书法篆刻家,字秋平,号秋室,又号月居士。钱塘人,一作山东济阳人。工治印,篆刻宗何震,得力于宋元诸家,虽苍劲不及,而秀雅过之。侧款作行楷,错落有致。朱文喜用小篆,圆转自如,遒劲秀雅,自成面目。陈洪绶与丁良卯相交甚多,丁良卯家境贫寒,陈洪绶《春风蛱蝶图卷》(今藏上海博物馆)自题:“辛卯暮秋,老莲以一金得文衡山画一幅,以示茂齐。茂齐爱之,便赠之。数日后,丁秋平之子病笃,老莲借茂齐一金,赠以资汤药。孟冬,老莲以博古页子饷茂齐。时邸中阙米,实无一文钱,便向茂齐乞米,茂齐遗我一金,恐坠市道,作此酬之,以矫夫世之取人之物一如寄焉者”,即为上述之事。
吴修《昭代中名人尺牍》刊陈洪绶晚年致丁良卯一札:“夜来不得交睫,幸腹不甚作恶。林仲老邀盟兄一晤,属弟数行,得即至为佳耳。秋老道兄,小弟洪绶顿首”。陈洪绶《宝纶堂记》卷九有《为丁秋平寿书此约同过山阴》诗:“西溪留下万余树……要看香雪过吾庐”。上海图书馆藏《明清名家手稿》有《陈洪绶致丁秋平札》:“弟甚苦奔驰,又甚苦主人奔驰……西老乞致谢,不一。洪绶顿首。秋老道弟。”
另有罗振玉《雪堂类稿》著录《陈老莲赠丁秋平山水轴》,绢本设色,高三尺九寸,阔一尺六寸八分。题曰:老莲自己丑逝吴山,日夜与秋平法弟会,辛卯暮秋还山,乃乩写此,悬秋老璧间,举杯时幸想我。又题:“秋平得之便深藏,不轻示茂斋,茂斋恨恨,属绮季奇计得之,无何,而绮季所爱之三处士图亦为茂斋得之。天道乃不爽于书画耶?”读来令人发笑感怀。
三、此札大意或为向“南公祖”求“粟”,“雨粟”即“天雨粟”应言借钱,多少也可以。“叔迪为致声,绮季以传为食”,或为叔迪传话,绮季以给人作传为生。
“叔迪”即董玚。董玚字叔迪,号无休。蕺山门人,会稽人,明亡后为僧,与王雨谦、顾贞观、秦松龄、邹显吉、王作霖、陈洪绶、罗坤、祁豸佳等合称为“云门十才子”。为明代最后一位儒学大师——蕺山学派刘宗周弟子,与黄宗羲同为蕺山学派重要人物之一。曾长年于姚江书院讲学、著书,诗文填词均佳。山水宗董源、惠崇、沈周,善仿诸家,尤爱用巨然法,气势淋漓,笔力挺拔。间作花卉,格调逸致雅趣。然书画诗词之名为其学名所盖,故不为世人熟知。清兵入关,其师刘宗周绝食殉节后,董玚削发以僧人自居隐居于蕺山。著书立说,书画自娱,清廷多次邀请拒不出仕。《陈洪绶集》有《醉中书与叔迪》诗:“趁此兵戈冗冗时,苦心学道听安危。蟹肥稻熟秋堂上,训诂儿曹进一卮”。
“绮季”即姜廷干。姜廷干,字绮季。山阴(绍兴)人,生性风流倜傥,书画、文章甚是了得。“绘事除山水外,尤工写生。”其与陈洪绶为知己,平时喜欢收录陈洪绶诗文,竟将抄录陈洪绶的诗作编制成册,即《陈老莲集》,多为题画诗。辛卯(1651)四月,姜廷干与陈洪绶相逢于西湖吴山,姜绮季将所藏收录的《陈老莲集》示于陈洪绶,江山易色之际,看到历年散佚诗什,陈洪绶应该是何等怅然与欢喜。这一年七月十五日,陈洪绶为姜廷干抄录《陈老莲集》写下序文一篇《姜绮季手录陈诗,老连自叙》,后收入陈洪绶《宝纶堂集》卷一。
四、“赵元老”即赵广生。赵广生,字公简,浙江山阴(今绍兴)人,生卒不详,曾师从于刘宗周,不仅与陈洪绶交好,还与祁彪佳、谈迁、张岱等明遗民相交。
陈洪绶在崇祯六年(1633)四月接到了岳父来斯行辞世的不幸消息,哀痛不已,其特地邀请老友赵公简来诸暨居住了一段时间,两人朝暮研讨经文,十分用功。年终的时候,赵氏返归绍兴,陈洪绶赠以五言古诗:“与子为兄弟,所赖经相畲。壮年事盘乐,经荒不相锄。是以携子来,溪上就小庐……”。
此四札经伊秉绶、金望乔、丁辅之递藏。
伊秉绶(1754-1815),字祖似,号墨卿,晚号默庵。福建汀州人,故人又称“伊汀州”,清乾隆五十四年(1789)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后擢员外郎。清嘉庆四年(1799)任惠州知府,因与其直属长官、两广总督吉庆发生争执,被谪戍军台,昭雪后又升为扬州知府。伊秉绶以伊秉绶喜绘画、治印,亦有诗集传世。工书,尤精篆隶,精秀古媚。其书超绝古格,使清季书法,放一异彩。隶书尤放纵飘逸,自成高古博大气象,足称大家。
金望乔(道光至咸丰年间),字黼廷,号瘦仙,濑仙,上海金山人。善八分书,尤嗜金石,鉴藏真赝,皆援据典籍为证。藏书共富,仿黄虞稷《千顷堂书目》例,录书目四卷。又撰有《雪鸿楼古器铭文考》等。室名“雪鸿楼”、“观澜阁”。藏印有“金氏秘籍”、“瘦仙所藏”、“瘦仙审定真迹”、“金望乔瘦仙父考藏金石书籍书画钤记”等。
丁辅之(1879-1949)为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原名仁友,后改名仁,字辅之,号鹤庐,又号守寒巢主,后以字行。浙江杭州人,系晚清著名藏书家“八千卷楼主人”丁松生从孙。其家以藏书之丰闻名于海内。嗜甲骨文,尝以甲骨文撰书楹联编成册,又喜篆刻,名印金石,代有收罗,尤以西泠八家印作为多。并擅画花卉瓜果,极其璀璨芳菲。一度同王禔供职于沪杭铁路局。公余之暇,探讨金石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