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34 吴湖帆 1934年作 篆书十二言联 立轴

篆书十二言联
拍品信息
LOT号 2034 作品名称 吴湖帆 1934年作 篆书十二言联 立轴
作者 吴湖帆 吴湖帆 尺寸 137×24cm×2 创作年代 1934年作
估价 300,000-400,000 成交价 RMB 402,500

【题识】企云三兄雅属,集张玉田词,甲戌三月,吴湖帆。
【印文】吴湖帆、江南吴氏世家
【鉴藏印】日月轩
释文:且料理琴书更底用燕帘莺户,但一庭风月冯寄与象笔鸾笺。

【说明】上款「企云三兄」即朱吟江(1875-1955),名得传,字企云,嘉定人。旧上海著名实业家、收藏家、教育家、慈善家。曾为上海总商会董事、南市商会副会长以及震巽木商公会主席。

吴湖帆  篆书十二言联
「但一庭风月几曲阑干换却繁华更底用燕帘莺户;且料理琴书夷犹今古还将乐事凭寄与象笔蛮笺」一联为顾子山题江苏苏州怡园桂花亭抱柱联,相传为顾文彬联集。与此联相似的有吴湖帆篆书十二言联。
首先说一下「吴湖帆篆书十二言联」联中的错误。
从字面上看,「燕帘」「莺户」,「象笔」「鸾笺」,都是动物,对仗没问题。但是,从出典本身的意义上看,「吴湖帆篆书十二言联」所书「鸾笺」就显得吴湖帆对联句理解肤浅,或为笔误。
但吴湖帆对联中宋词上下颠倒混用,就不会是笔误了。逻辑上有问题。「一庭风月,几曲阑干」,才可能有「燕帘莺户;「料理琴书,夷犹今古」才有「象笔蛮笺」。所以,吴湖帆「且料理琴书更底用燕帘莺户,但一庭风月凭寄与象笔鸾笺」严格地说,是说不通的。吴湖帆是一代绘画大师,在这里露出了自己的「短板」。
吴联中的「鸾笺」当为「蛮笺」。「鸾」与「蛮」在小篆中不通假。「蛮」是指蛮荒之地。「蛮笺」指高丽或蜀地所产的纸,「象笔」是指用象牙管做的笔。「蛮笺象笔」泛指名贵的纸笔。五代•刘兼《春宴河亭》诗:「蛮笺象管休凝思,且放春心入醉乡。」亦作「蛮笺象管」。笺同「笺」。唐•罗隐《清溪江令公宅》诗:「蛮笺象管夜深时,曾赋陈宫第一诗。」宋•李彭老《踏莎行•题草窗十拟后》词:「蛮笺象管写新声,几番曾试琼壶觖。」
另外,吴联下联中「凭」篆作「冯」是对的。
下面说说「但一庭风月几曲阑干换却繁华更底用燕帘莺户;且料理琴书夷犹今古还将乐事凭寄与象笔蛮笺」一联中的宋词出处。吴联在题款中说了,「集张玉田词」,张玉田即张炎。
「且料理琴书,夷犹今古」出自张炎《真珠帘•近雅轩即事》:
云深别有深庭宇。小帘栊、占取芳菲多处。花暗水房春,润几番酥雨。见说苏堤晴未稳,便懒趁、踏青人去。休去。且料理琴书,夷犹今古。
谁见静里闲心,纵荷衣未葺,雪巢堪赋。醉醒一乾坤,任此情何许。茂树石床同坐久,又却被、清风留住。欲住。奈帘影妆楼,剪灯人语。
「几曲阑干」出自张炎《鱼游春水•秦楼东风里》: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余寒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玉茵,媚柳轻窣黄金蕊。莺啭上林,鱼游春水。
几曲阑干遍倚,又是一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沈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
「换却繁华」出自张炎《柳梢青•清明夜雪》:
一夜凝寒,忽成琼树,换却繁华。因甚春深,片红不到,绿水人家。
眼惊白昼天涯。空望断、尘香钿车。独立回风,不阑惆怅,莫是梨花。
「燕帘莺户」出自张炎《朝中措•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雨声哗。潮拥渡头沙。翻被梨花冷看,人生苦恋天涯。
燕帘莺户,云窗雾阁,酒醒啼鸦。折得一枝杨柳,归来插向谁家。
「一庭风月」出自刘过《祝英台近•同妓游帅司东园》:
窄轻衫,联宝辔,花里控金勒。有底风光,都在画阑侧。日迟春暖融融,杏红深处,为花醉、一鞭春色。
对娇质。为我歌捧瑶觞,欢声动阡陌。□似多情,飞上鬓云碧。晚来约住青骢,蹋花归去,乱红碎、一庭风月。
「象笔蛮笺」出自张炎《木兰花慢•书邓牧心东游诗卷后》:
采芳洲薜荔,流水外、白鸥前。度万壑千岩,晴岚暖翠,心目娟娟。山川。自今自古,怕依然。认得米家船。明月闲延夜语,落花静拥春眠。
吟边。象笔蛮笺。清绝处、小留连。正寂寂江潭,树犹如此,那更啼鹃。居廛。闭门隐几,好林泉。都在卧游边。记得当时旧事,误人却是桃源。
吴湖帆是一代名家吴大征之孙,成长环境得天独厚,但学问还是要自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