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4019 清宫廷画家合绘 郡王霍集斯像 立轴

清宫廷画家合绘 郡王霍集斯像
拍品信息
LOT号 4019 作品名称 清宫廷画家合绘 郡王霍集斯像 立轴
作者 -- 尺寸 画心148×88.5cm;书法29×88.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4,000,000-6,000,000 成交价 RMB 6,900,000
著录:《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二十八册,第75页,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
诗堂:郡王霍集斯。奉元戎檄,擒达瓦齐。后稍观望,旋迎我师。同大军进,被围黑水。回部望族,居之京邸。乾隆庚辰春,御题。
题跋:此为紫光阁功臣画像,与凌烟比美。此画回王霍集斯,亦褒公鄂公毛发动,神彩奕奕,今流落人间,观此不胜沧桑之感。己未九月,见于中书杨复家,为之恻怆。臣康有为题。钤印:康有为印
鉴藏印:乾隆御览之宝
郡王已列凌烟阁 回部望族万户侯
──《郡王霍集斯像》浅析
《郡王霍集斯像》,设色绢本画,所绘为乾隆二十年(1775)、乾隆二十四年(1759)清军平定准噶尔以及大、小和卓叛乱之维吾尔族功臣霍集斯像。诗堂为乾隆御题:“奉元戎檄,擒达瓦齐。后稍观望,旋迎我师,同大军进,被围黑水。回部望族,居之京邸”。左边为同样内 容之满文赞语。又有康有为己未(1919)题跋,陈述此图来龙去脉。查乾隆二十八年(1763)《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可知,《郡王霍集斯像》为艾启蒙以及宫廷画家合绘而成。

前期臣像 写真高手
清乾隆二十年,清军西征达瓦齐,灭准噶尔,平定天山北路。1759年,清军平定波罗泥都、霍集占(史称大、小和卓)叛乱,克定南疆,完成了重新统一新疆的伟大事业。这两场平叛统称为“平定伊犁回部叛乱”。为表彰将士们的赫赫战功,乾隆皇帝命宫廷画家为这些功臣们画像,乾隆皇帝在《御笔平定伊犁回部五十功臣像赞卷》曰:“云台二十有八,凌烟阁二十有四,而此五十人者,则以国家中外一统,宣力者众,然此犹举其尤赫者。若夫斩将搴旗,建一绩,致一命者,亦不忍其泯灭无闻,将亦图其形而命儒臣缀辞焉。”可知,乾隆皇帝效仿汉光武帝和唐太宗做法,为功臣画像,以立楷模。功臣像的形式分卷、轴、册三种,其中立轴功臣像悬挂于中南海紫光阁,供人瞻仰。此后,乾隆皇帝又有“平定大小金川”、“平定台湾”、“平定廓尔碦”等十大武功,战争之后,绘制功臣像。功臣像立轴包括“平定西域准部回部”前后功臣各五十轴;“平定大小金川”前后功臣各五十轴,其中前五十幅为乾隆御题;“平定台湾”五十功臣轴;“平定廓尔喀”功臣三十轴等,总计约为二百八十幅。“平定伊犁回部功臣像”轴是清代乾隆朝绘制“功臣像”立轴的先例,共计100轴,其中以本轴《郡王霍集斯》像更是最早的“平定伊犁回部前五十功臣像”之一。
《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记载:乾隆二十六年(1761),如意馆,十一月,“十七日太监胡世杰交御笔功臣赞字一张,金廷标画功臣像图一卷。传旨着将御笔功臣赞字用隔水做前一段,功臣图在后,裱手卷一卷,钦此”。翌年,金廷标再奉旨绘制“平定伊犁回部后五十功臣像卷”。根据乾隆皇帝所题“功臣像卷”序,可知此百幅功臣像的体制,无论文臣武将,按功绩分两等:一为“勋绩显著者”五十人,称“前五十功臣”,朝隆皇帝亲笔题赞,褒扬他们的历史功绩,即“写诸功臣像于紫光阁,朕亲御丹铅,各系以赞”;一为“斩将奉旗建一绩致一命者”,又五十人,称“后五十功臣”,乾隆皇帝命儒臣为之作赞,即由刘统勋、刘纶、于敏中三人合作措辞赞颂。
关于本幅《郡王霍集斯像》轴的作者,聂崇正先生查阅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发现其中有些材料可以对绘制“紫光阁功臣像”的作者,提供比较明确的答案:《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乾隆二十八年起,乾隆二十九年止)记载绘制“平定伊犁回部”立轴功臣像作者为艾启蒙:“乾隆二十八年十月十四日,接得郎中德魁等押帖一件,内开十月十二日太监胡世杰传旨:前五十功臣像,着金廷标照手卷像仿;挂轴稿着艾启蒙用白绢画脸像,衣纹、着色着珐琅处画画人画。钦此”。从此条信息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包含本幅“郡王霍集斯像”的“平定伊犁回部前五十功臣像”皆由数位宫廷画师合作而成,其中面部由艾启蒙绘制。聂崇正先生认为,乾隆皇帝对哪些画家绘制“功臣像”的某一部分也是有明确规定的,负责面部像的画家,一般情况下都是如意馆内技法纯熟且擅于画肖像画的西洋传教士,或者是曾经受郎世宁指导过的满汉籍宫廷画家,更或者是乾隆皇帝特别赞赏且水平极高的写真高手;负责绘制躯干和衣着的画家,多为宫廷中的辅助性画家,他们以线描和平涂的典型中国画技法,尽心绘制。整体上,这些紫光阁的挂像是以中西结合的写实技法,并以接近等身大小的比例,将“功臣”们的威武雄姿生动逼真地呈现出来。
本幅《郡王霍集斯像》,描绘霍集斯站像,其身穿具有传统民族特征的“准白”(袍子,长大衣),裹头巾,头插象征吉祥寓意的配饰。衣袍绘制十分考究,绘植物图案,整体勾金线以显示地位尊崇。关于制霍集斯面部,曾家宝认为:“因中国人不喜脸上出现浓重的暗影,所以画中亦绝不表现外界的光源及投影等,只着重形象结构本质,藉细腻色调产生的凹凸变化,造成立体感和质感,同时从眉宇眼神,刻划画中人物的神态和质感”,但艾启蒙等西洋画家在绘制面部之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用高光(如鼻头)和色彩的浓淡来表现肌理,甚至胡子的画法,也带有西方绘画的元素。霍集斯身材魁梧,面相忠厚,双目有神,严肃庄重,一种沈稳刚毅的气势呼之欲出。
艾启蒙为波希米亚(今属捷克)人,是欧洲派来中国的传教士,生于公元1708年(清康熙四十七年),乾隆十年(1745)来到中国,同年进入宫廷供职。乾隆四十五年(1780)艾启蒙在北京去世。艾启蒙擅长画人物、动物,作画基本上采用西洋画法,与郎世宁、王致诚、安德义合称“四洋画家”,绘制写实类题材,并带动了一批中国画家学习西方画法。其传世名作除“功臣像”以外,还有记录战役的写实性作品《准噶尔战功图》,为乾隆皇帝之母孝圣皇太后八十大寿绘《香山九老图》,另有《十骏图》等等。

回部望族 两护南疆
霍集斯(1710-1781 )之父名阿济斯,原是吐鲁番地方的和卓。乾隆二十年 (1755) 6月,清军西征准噶尔。准噶尔首领达瓦齐兵败格登山,“谕冰岭,南走回疆,其下半途逃散,仅余百骑。以乌什城阿奇木伯克霍集斯为己所善,投之。而霍集斯已承我将军檄,即执之以献”。霍集斯将达瓦齐解送伊犁清军大营,时清政府决定将被关押的波罗泥都(大和卓)自伊犁送归叶尔羌,统管南疆事务,霍集斯奉命护送随行。1757年,波罗泥都、霍集占(小和卓)在库车发动叛乱,南疆诸城,相继卷入。1758年3月,清军集结哈密,拟攻库车,进剿大小和卓,靖逆将军雅尔哈善与参赞大臣额敏和卓曾计议招抚霍集斯,乾隆帝谕曰:“招抚伯克霍集斯,颇合机宜”。1758年6月,“大小和卓自库车奔阿克苏,伯克闭城弗纳,给令赴乌什;乌什伯克霍集斯给款小和卓,图擒缚以献,小和卓觉之,奔叶尔羌,大和卓奔喀什噶尔 ”。9月,兆惠领兵抵乌什,霍集斯迎降清军,并“面陈追擒霍集占之策”。乾隆帝得报,下谕:“霍集斯有擒献达瓦齐之功,今又归诚画策,深为嘉悦,着加恩赐封公爵,赏戴双眼孔雀翎,宝石顶帽,黄马褂。”10月,霍集斯率部随兆惠军进攻叶尔羌,由于霍集斯熟悉敌情,参赞军务得宜,乾隆帝下谕:霍集斯甫经归附,即率属奋勉,殊可嘉尚,着加恩封霍集斯贝子品级。旋即又实封霍集斯为贝子,加贝勒品级,赏给宝石顶及四团龙补服。1759年1月,清军在阿克苏休整,筹集军马,准备同大小和卓决战。“伯克霍集斯之妻,及幼丁呼岱巴尔氏等,闻进兵策应军营,愿捐马四十匹,以抒诚悃”,乾隆帝下谕:“霍集斯归城以来,效力军营,伊妻、子等闻进兵信息,亦愿捐马匹,协济进剿官兵,甚属可嘉。可传谕玉素甫,每马一匹,赏给银十两。”1759年3月,乾隆帝令霍集斯率部增援和阗守军,堵截大小和卓逃窜要路。霍集斯即往乌什筹集军马,率兵随富德南渡塔克拉玛干沙漠。4月,兵至和阗,六城克定。霍集斯绘成南疆地图,送呈乾隆皇帝参考。乾隆帝下谕:“和阗系霍集斯旧属,着授为管和阗六城之阿奇木伯克”。6月,和阗六城伯克请求派兵650名,清军征讨大小和卓,清廷令霍集斯统领,随富德攻取叶尔羌。霍集斯曾派人招抚波罗泥都未果。大小和卓自叶尔羌、喀什噶尔出逃,鄂对、霍集斯等奉命率兵追剿。7月,大小和卓逃往伊西洱库尔淖尔 (叶什勒池),胁众据山顽抗。鄂对、霍集斯临山招降,降者万余。大小和卓部众瓦解,逃奔巴送克山,被其酋长擒杀。8月,乾隆帝下谕:“伯克霍集斯之兄弟诸子,多为霍集占戕害,深可悯恻。伊此次亦属奋勉自效,着加恩晋封贝勒”。1759年10月,乾隆帝谕曰:“此次进兵以来,霍集斯伯克抒其所见,随处尽心,协助军大臣等成功,甚属可嘉,着加恩封为郡王品级”。12月,霍集斯奉旨入京朝奴。因乌什众伯克联名控告,“霍集斯父子,苦累部众,侵渔贡赋”,霍集斯自请“留京居住”。清廷准其所请,将其留居北京,隶属蒙古正白旗,并遣人护送其家属入京团聚。1781年,霍集斯病逝北京。乾隆皇帝为霍集斯功臣像题赞词曰:“郡王霍集斯:奉元戎檄,擒达瓦齐。后稍观望,旋迎我师。同大军进,被围黑水。回部望族,居之京邸。

功臣立像 世存永宝
由于历史的原因,目前存世的功臣像与所记载数目相差悬殊。除少数几幅私人收藏外,大多数为世界各地公私博物馆收藏。聂崇正先生早年研究统计如下:一、加拿大多伦多安大略皇家博物馆藏二幅;二、德国柏林东亚艺术博物馆藏三幅;三、德国汉堡民族学博物馆藏二幅;四、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藏一幅;五、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一幅;六、捷克ZamekZbraslav博物馆藏一幅;七、中国天津历史博物馆藏二幅;八、美国私人黄女士藏四幅;九、香港私人藏二幅,总计存世大约在三、四十幅左右。北京保利拍卖于2015年秋季拍卖会和2017年秋季拍卖会分别上拍了平定台湾前二十功臣之“鄂辉”像和平定大小金川战乱前五十功臣之“敖成像”,所以本幅“平定伊犁回部功臣像”之《郡王霍集斯像》作为最早期的乾隆朝前50功臣像之一,是极其珍贵的。功臣像立轴作品,原先都收存在大内西苑的紫光阁内。对于它们的散佚,聂崇正先生认为,是在“八国联军”占据北京的光绪二十六年(1900)间。当时紫光阁所在的中南海一带,驻扎有外国军队,“八国联军”的司令部就设在紫光阁。清·仲芳氏《庚子记事》记载,“西苑、三海屯扎洋兵,各国洋人车马逐队成群,滔滔不断。我国人民大车、轿车、东洋车亦任意往来驰骋,尘土障天,车声震耳,比通衢大道尤热闹”。原先的皇宫禁苑,成了完全开放的地区,内中的陈设物品,遭到破坏、劫掠,损失惨重,也就不足为奇了,以上这段文字中并没有直接提到“紫光阁功臣像”的下落,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功臣像”是不可能幸免于难的。而这些“功臣像”的珍贵程度,如曾家宝先生所言:“这些画迹(功臣像),在当时起着多重作用,不但庆祝武成,垂示万䆊;同时又激励臣下继续效忠宣力。对于高宗本人,还会兴起睹物思人、念将士出生入死之辛劳……无论功臣像或是战图,除了本身的艺术价值外,还兼具珍贵的历史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