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905 清乾隆 青白玉填金刻乾隆御制诗砚屏

青白玉填金刻乾隆御制诗砚屏
拍品信息
LOT号 5905 作品名称 清乾隆 青白玉填金刻乾隆御制诗砚屏
作者 -- 尺寸 21.2×8.3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250,000-350,000 成交价 RMB --


乾隆皇帝以风雅自命,又酷爱美玉,宫廷造办处制作了大量精美的玉文房供用,根据《活计档》记载,乾隆帝还经常亲下旨意,指定造办处制作玉文房,选材、造型、镌刻甚至装匣都会一一过问。这件青白玉填金刻乾隆御评白居易乐府诗砚屏,应当也是奉迎乾隆帝之意制成。砚屏是立于砚边用以遮蔽风尘的小屏风,宋代赵希鹄《洞天清禄集•研屏辨》云:“古无研屏,或铭研,多镌于研之底与侧。自(苏)东坡(黄)山谷始作研屏,既勒铭于研,又刻于屏,以表而出之。”欧阳修有《月石砚屏歌寄苏子美》诗,黄庭坚有《乌石砚屏铭》。可知宋代砚屏已颇为流行,因砚屏在文房中体量较大,又高立砚旁,格外引人注目,故士大夫多作诗赋箴言镌刻其上,用以赏玩自警。这件青白玉填金刻乾隆御评白居易乐府诗砚屏,用整块青白玉制成,形体修长方正,不加雕琢,古朴端方。屏面上刻字并填以金粉,所刻乃乾隆帝对白居易的《杜陵叟》、《缭绫》、《卖炭翁》的评鉴,这三首长诗是白居易新乐府的代表之作,意在讽谏,可惜未被当道者采纳。乾隆帝千载之后细细品味乐天之“诗谏”,感慨良多。他以君王的身份反思,认为杜陵叟被酷吏逼迫,是君主失职,理政无方,以致赈灾不力。《缭绫》一篇白乐天怜悯女工劳苦,乾隆帝则认为应当警惕承平日久风气趋于奢靡,上行下效不可收拾,君王应当兢兢业业,以身为范。评《卖炭翁》诗,亦不专责宦官之贪婪无耻,而反省君王之失察无道。乾隆帝喜好风雅,但也是一位胸怀壮志的君主,故能发此议论,且镌于玉屏以自警。